这章中,韩非陈述了自己的主张难以推行的原因。感慨自己为国为君得罪了多少既得利益者,所以称孤;就这样国君还不听,所以称愤。韩非因此心中孤愤难平,郁闷非常。

1、通晓治国之术

聪明人必定有远见而明察是非,不能明察是非,就不能洞悉隐情;能推行法度的人,必定是刚毅果敢且正直的人,不刚毅正直,就不能纠正犯法的行为。
臣子听命令行动,按法度办事,权力再大也不是权臣。我们说的权臣是指,没有王令就擅自行动,破坏法令来肥私,损耗国家财产来用做私用,势力大到能控制国君,这才是我们说的权臣。

聪明的人被国君重用,就能用自己的智慧,洞悉那些权臣的隐私,使他们不敢乱来。

能推行法度的人被国君重用,就能靠自己的刚毅正直来矫正权臣乱法的行为。
如果这两类人被重用,权臣就不能违法乱纪,损公肥私了。所以推行法治的人与现在掌权的权臣,必定是势不两立的。(我,韩非所以才被权臣排挤)

2、独揽大权的危害

让那些权臣独掌大权危害极大,国内国外都要看他脸色。

国外的诸侯不依靠他,则事情谈不拢,所以那些(实力相当)诸侯会称赞他。
国内百官不依靠他,则不能升官,所以百官会成了他的心腹。(魏忠贤)
国君的侍从不依靠他,则不能靠近国君,所以侍从会为他隐瞒不利的消息。
读书人不依靠他,则不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所以读书人会为他扬名。
如果没有了这四种人的帮助,奸臣也变成了忠臣。

权臣不能忠于君主举荐与自己有仇的人,君主又不能越过这四种人来考察权臣,这样久而久之,君主会越来越受蒙蔽,而权臣的权势就会越来越大。(最后就会有那客气,不客气的事发生。客气就请你让位,不客气就直接做了你。)

3、执法之人的危险

那些权臣之所以成为权臣,基本上全是受到君主信任喜爱,又或者是故旧的。迎合上意,表现出与君主一样的好恶,本就是他们能升官的手段。他们官位高,爵位重,党羽又多,所以全为上下都称颂他。但推行法治的人,即没君主的信任喜爱,又不是故旧。推行的法度还要规范君主的一些不好的行为,这与君主想干麻就干麻的思想是反的。本来就人微言轻,又不结党,所以更加的孤立无援了。

所以我们是以疏远与亲近斗争;
以新人与故旧斗争;

以逆耳的(忠言)与顺耳的(奸言)斗争;
以人微言轻与位高权重斗争;
以一人与全国(党羽)斗争;

我们咋能赢嘛?

法术之士(推行法治的人)有这五种劣势,又几年见不到君主一面;权臣有这五种优势,又天天一个人在君主面前说这说那。这样法术之士咋有机会进到朝廷,国君又几时能醒悟其中利害关系呢?形势对法术之士这么的不利,又与权臣势不两立,法术之士咋能不危险呢。权臣可以随便编造罪名,用法律来杀我们;如果不能用法律来处置我们,还可以雇刺客麻。所以我们推行的法术一旦让君主不快,我们不死于律法,也会死于刺客。

那些党羽就会一起蒙蔽君主,歪曲事实来让权臣得利,这样才会被权臣信任。权臣就会用那些看得见的功劳为借口,来让党羽升官;没啥好名声的就让他出使外国,通过外交来谋利。这样一来,那些蒙蔽君主,依附权臣的党羽们,不是当上大官,就是身处外交要职。

如今国君不实际考察就决定诛杀,不等看到业绩就行赏赐,那法术之士咋敢冒死前来主张自己的学说?那些即得利益的权臣又咋会主动要求退休。这样君主的权威会越来越低,而臣下的地位就会越来越高。

4、事物的类似性

越国虽然是个强国,中原的诸侯都知道不能从它的强大中得到好处,说“它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国家。”现在有的国家虽然地广人多,但君主被蒙蔽,大臣专权。那他的国家与远在他方的越国又有什么不同。他只知道他的国家不是越国,但不知道他现在的国家与越国一样,都不是他能控制的国家了。

人们都说齐国亡了,不是因为地与城丢了,是吕氏(姜姓,吕氏,名尚,字子牙)不能再控制田氏为己所用造成的。
晋国亡了,也不是因为地与城丢了,是姬氏不能再控制国家,国家被六家(韩,赵,魏,中行,智,范)专政的原因。

如今有大臣大权独揽,而君主还不知道到要收回权力,这是君主在作死。
与病死的人得了同样的病,你也活不了;国内发生与灭亡的国家同样的事,国家也不能不亡。
国家照着齐,晋的老路走,还想着不亡国,你做啥美梦呢。

5、法制难以推行的原因

法术难以推行的情况,不光在大国,在小国也一样。

君主身边的人不一定都是聪明人,君主听了聪明人的话,与身边的人讨论这人是不是真聪明,这是与笨蛋讨论聪明,这不搞笑么。
君主身边的人不一定都是贤人,君主对贤者礼遇之,然后与身边的人讨论这人是不是真贤,这是与败类讨论德行,这能讨论出个啥?
人们是不是聪明,是不是有德行,居然是要靠那些愚笨的败类得出结论。你让贤,智之士咋还想和你谈论事情。

臣子们想要官,有德行的,要更加廉洁奉公,有能力的,要做出更多成绩。有德行的不会靠贿赂,靠的是自己的操守。更不可能不按法度去治理国家,所以他们也不会去讨好君主身边的人,不会理会私人的请求。君主身边的人,不可能清如水廉如镜,一定会找他们索要好处,要不到,那他们的不仅功劳就会被湮没,还会有诽谤诬陷的言论来攻击他们。

这样有着功劳也会被君主的亲信所制约,再好的品德也敌不过那些亲信的诋毁。这样,有德有才的大臣就会被罢官,这就是君主被人蒙蔽的开始。

不以功劳来判断臣下的能力与德行,不通过反复审理来定人罪过,而是听身边亲信之人的言论,那只会让无能的人充满朝廷,那些又笨又贪的人成为官员。

6、人臣的罪过

大国的祸患,源自大臣权势太重;小国的祸患,源自过于信任身边的人。这些是君主所要共同担忧的祸患。

臣下有多大的罪行,那君主就有多大的过失,臣与君的利益是相对立的(成反比的,臣多君就少)。
如何证明这点呢?
对君主有利的是让有能力的人当相应的官,而对臣下有利的是没有能力却能当上大官。

对君主有利的是按劳给工资,而对臣下有利的不做事就拿钱。

对君主有利的是让豪杰发挥才能,而对臣下有利的结党营私。

(臣子得利)这样一来,国家的利益就会被削减而臣下的家里变得富有。君主变的卑微,而臣下权力日重。终有一日会君主失势而臣下得到国家,君主变臣下,臣下变成君主。

这就是臣下欺诈君主来谋私的原因。

所以当今之世,那些权臣,一但遇上君主换人,十之八九都会失势(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们有着欺君的大罪,这罪过,不死也要流放。

聪明的人一定会料到有这么一天,怕死的他们必定不敢跟随权臣。有德行的人,又耻于他们一同欺瞒君主,也不会和他们为伍。
敢跟随权臣的人,不是笨就是不怕死,不是贪官就是奸臣。权臣带领着这帮货,上欺君,下搜刮百姓,结党营私,败坏法纪,使国家衰微,这罪过大了去了。臣下有这么大的罪过,而君主又不禁止,这过失也大了去了。

君主有大过失在上,臣下有大罪过在下,这还不亡国,做梦都没有这么好的事。

第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