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形势,才能,利益

伯乐教了两个人如何识别一种喜欢踢人的烈马(踶马)。两个人相约来到赵简子(六卿之祸的赵氏簇长)的马厩看马。一人选了一匹他认为的踶马。另一个人从后看到前,三次摸马屁股,但马就是不踢人。那人以为自己看错了。另一个说“你没看错。这马前肩跌伤而膝盖肿大。马要踢人的话,必定是用后腿踢人,前腿受力,现在它前腿膝盖肿了不能受力,所以才不踢人。你对识别踶马已经非常在行了,但对观察马的腿是不是肿了就不在行了。”凡事必有因,但像马腿肿了就不能踢人的事就只有智者才知道了。惠子说“把猴子关在猪笼里,那它的本事也就和猪一样了。”所以形势不对,就施展不出能力了。
(我理解的意思就是那句“所谓垃圾,都是放错地方的宝物。所谓宝物,都是放对了地方的垃圾。”贝多芬要是生在中国,多半也只能去工地敲钉子了。)

卫国的将军公孙弥牟去见曾子(曾参,孔门七十二贤之一),曾子不仅不起身相迎,还端坐在西南角的尊位上。公孙弥牟回去时对他的司机说“曾参是TM个二百五吧!如果我是个君子,你看见君子不来迎接不是失礼么?如果我是小人,得罪了小人,我能不报复么?曾参能活到现在,他真是命大。”
这篇与惠子那个杨树的的故事可谓相互呼应(不明白我说什么的可以看我的说林上)。

有一名叫翢翢的鸟,头重,尾巴短小,如果要去河中饮水,就会栽进河里,因此它需要同伴衔住它的尾巴去喝。人如果有想喝水又不能喝时,也需要去找那个能衔住他尾巴的人。

鳝鱼长得像蛇,蚕长的像毛毛虫。人们看见蛇都会吓得不得了,看见了毛毛虫都会汗毛竖起。但渔夫会主动去抓鳝鱼,妇女会主动去捡蚕,这是因为这样做有利可得。只要利之所在,人人能像赵云一样杀他个七进七出。(怕你们不知道孟贲,专诸,换了个通俗易懂的比喻)
这个故事讲的利,就是韩非思想核心中的“两面”“三刀”中,“两面”之一的利,别一面就是罚。很多人单纯的以为法家就是严刑峻法,其实法家是很反对单纯的只用“严刑峻法”来压人的,必须赏罚并用,依据“三刀”而用。后面会详细讲述的。

2、做事要考虑周全

伯乐会教他讨厌的人如何去识别千里马,教他喜欢的人如何去识别驽马(下等马)。因为千里马,万中无一,十年一遇,想靠这个发财,有的等了(其利缓)。市场上天天卖的基本上都驽马,只要不买到驽马就能赚钱(其利急)。这就是《周书》里说的“把偶尔有用的话用在日常的事情上”,这是你读书读傻了。

桓赫说“雕刻之道,鼻子一定要刻大点,眼睛一定要刻小点。因为鼻子刻大了可以改小,刻小了就改不大了,眼睛刻小了可以改大,刻大了就改不小了。”(做菜一定要少放盐,淡了可以再加盐,咸了就只能倒了。)这个道理通用在所有的事上。凡事留条可以修补的后路,那做事就会少有不成。

崇侯,恶来(纣王手下两大宠臣)知道不讨好纣王就会被杀,但不能预见商纣王会被周武王干掉。纣王的叔叔比干,吴王夫差的谋臣伍子胥他们都知道他们的国君迟早要完蛋,却不知道自己杀死。所以说“崇侯,恶来只知道国君的喜怒而不知道国家的兴衰。比干,伍子胥知道国家的兴衰而不知道君主的喜怒。”(最后都没好下场。)而圣人两者都具备。

宋国的丞相地位尊贵,国家大事他一人说了算。季子要去见宋君,梁子听说后告诫季子“你虽然是和国君二人独谈,但说话时,必须当丞相也在旁边一齐在听。不然,你小命不保。”季子听了,见到国君就只说保重身体,少操劳国君一类的话。

3、阐述自己的观点

杨朱的弟弟杨布穿着白衣服出门。突然下起雨了,他脱掉白衣,穿着黑色的衣服(内衣?)回家,他的狗不知是他于是叫了起来。杨布很生气,要打它。杨朱说“别打,要你也叫。假如让你这条白狗出门,黑狗回来,你难道不奇怪吗?”

惠子说“后羿要练箭,越国人争给他拿靶子,头上顶苹果都可以。一个小孩子要练箭,慈母都要躲进房里,把门窗关好。所以说‘一定能射中靶子的,则人人都不会怀疑后羿。不一定能射中的,则亲妈都躲着儿子走。’”

齐恒公问管仲“有钱(富)是有边界的么?”管仲回答说“水的边界就是没有水的地方。土豪要觉得钱挣够了,那说明他已经满足了。人对金钱的欲望如果不能止于满足的话,就会因此而死,这就是富的边界。”

宋国有个叫监止子的富商,和别人竞标一块价值百金的璞玉(未经雕琢的玉原石),假装失手掉地上,赔偿了百金后,找工匠把摔坏的地方去掉,把玉雕成了一个很好的艺术品。这艺术品卖了千金。事情有时就是这样,要做的时候要先破坏它,这种破坏要比什么都不做的要好。

有个人自荐给楚王,相当楚王的司机,但有很多司机嫉妒他。于是他说“我能驾车追上鹿。”他因此受到楚王的招见。楚王自己驾车去追鹿,没追上。换他驾车去追,果然追上了。楚王大加赞赏他的车技,他这时才说起有很多司机嫉妒他的事。

楚王命令他的公子带兵去攻打陈国。一个老人来送行,对他说“晋国很强大,一定要谨慎行事。”公子说“你老就不要担心了,看我大破晋国给你看。”老人说“好啊,那我现在就去陈国都城的南门外搭一座小房子。”公子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老人说“我这是在取笑越王勾践。做人是如此的容易,他自己为什么偏偏要受那十年的磨难呢?”

又到历史普及,春秋末期,主要的两个强国就是晋楚。陈,蔡,杞等小国夹在两国之间,左右逢源。晋国来了就降晋,楚国来了就降楚。此时的套路就是先抱一边的大腿,另一边来攻时,马上找大腿求援。大腿要管就会出兵来救,然后两大国在小国境内干一仗。输的自己走,小国马上抱胜利方的大腿。如果不来救,那就直接投降进攻方。所以楚国去攻打陈国,才会说到与晋国开战。

4、及时拯救

备注:这些小节名都是出版社加的,不能不说很恶心,与内容关系不大,但还是写出来,让大家好分个节点。

尧打算把天下让给许由(传说中的隐士,品德很高,对功利没啥兴趣,尧多次表示想禅让给他)。结果许由实在受不了了,就逃跑了。许由来到一户人家求宿,那家人虽然收留了许由,但把家里的皮帽藏了起来,怕许由会偷。人家许由连天下都不要了能偷你家的皮帽子么,这是因为这家人不认识许由的缘故。

有三个跳蚤在吵架。另一个跳蚤路过看到了,问“吵嘛呢?”三个跳蚤说“在争这只猪身上最肥的地方。”路过的跳蚤听后说“有毛病,你们不担心到了腊月马上就到了,到时主人杀猪烤肉,你们也都要被烧死。居然在这儿争这个。”于是四个跳蚤聚在一起吸猪血。猪因此变瘦,主人就没杀猪。

有种虫叫虺(hui,三声),一个身体两张口,两张嘴因为抢吃的而互相咬,最后把自己咬死了。因人臣之间的争抢,而导致亡国的,都是虺。

宫殿常刷白漆,器物常洗,就会干净。做人也是这样的,等你不再需要刷漆,洗涤时就很少犯错了。

公子纠在鲁国想造反杀回齐国,齐恒公派了个使者去鲁国探探情况。使者回报说“我见到公子纠,他虽然在笑但没有欢乐的神色,他虽然看着我,却目中无物。他一定会造反。”于是齐恒公让鲁国杀了公子纠。

又到历史普及。先代齐王昏庸,两个弟弟公子纠,公子小白跑到国外避难。后来齐王被人刺杀了,国内大乱,公子纠和公子小白都赶忙回国,因为早到的就能继位。路上相遇,公子纠的老师管仲前来拜见公子小白,在要离开时,将一把飞刀掷向小白,然后回头就跑。管仲对自己身手很自信,于是回去对公子纠说已经搞定了小白,可以慢慢赶路了。小白运气超好,飞刀击中了胸口的衣钩,没有射进太深。小白马上加紧赶路,早公子纠一步回到国内,继位,是为齐恒公。
公子纠看没戏了就逃回了鲁国,越想越生气,因为公子纠各项看得见的条件都比公子小白好。于是公子纠想借鲁国的兵杀回去,当时鲁国已经被齐国打怕了,所以当齐恒公要求杀了公子纠时,鲁国只好照办。公子小白的老师鲍叔牙是管仲的好朋友(要问好到啥程度,好到成了成语“管鲍之交”,当朋友的最高典范),力保管仲,才保下了管仲,并举荐管仲当了齐国丞相。
这才有了后世孔子说的“管子相齐,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民至于今仍受其赐。微管子,吾其彼发左衽矣。”

公孙弘剪短了头发去为越王当骑士,他兄弟公孙喜派人来告诉他“你敢剪头发,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兄弟了。”公孙弘说“我只是剪个头发而已,而你却去卖命为别人作战,我该说你啥好呢?”后来周南之战中,公孙喜果然被人杀死。

有个人与一个恶霸作邻居。他想把房子卖了来躲避这个邻居。有人说“别急着搬啊,他就快恶贯满盈了,到时自然有人收拾他,你再多等几天看看。”那人说“我就怕他是因为杀了我才恶贯满盈。”然后卖了房子搬走了。所以说“事情到了危险的关头,就不要再拖延了。”

5、君子的谋略

孔子问弟子们“你们谁能让子西不再沽名钓誉?”子贡说“我能啊。”于是子贡去劝子西,子西果然不再执着沽名钓誉。孔子说“胸怀宽广的人,才能不被名利所蒙蔽。品德纯洁啊,人性里有恒久不变的东西。弯的就是弯的,直的就是直的。(宽哉,不被于利。絜哉,民性有恒。曲为曲,直为直。)”孔子说“子西死定了。”白公之难时,子西果然被杀死。所以说“行为刚直的人,他的欲望就要受到限制。(直于行者曲于欲。)”

大致的意思是,谁能让子西不再沽名钓誉,子贡说他能,去找子西聊了半天,子西果然不再沽名钓誉。但孔子说"直的就是直你掰不弯,子西现在行为上不再沽名钓誉了,但内心还是有这种想法的,子西这样下去就死定了“。果然子西后来为了名声把白公胜招回了楚国,后来白公胜在楚国谋乱,子西被牵连而死

有些我不能精准翻译的,我会在后面附上原文。

子贡,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基本是公认的孔门第一人(只有孔子不这样认为,孔子喜欢颜回),孔门三千弟子中,成就最大的一位。孔子晚年能回鲁国,是子贡出的力。孔子死后,就有人说子贡的能力比孔子强,是子贡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并开始为孔子造圣。“使孔子名,扬天下者,子贡先后事之。”

白公胜楚国贵族,因内乱逃到吴国。后被子西召回楚国。再后来发动叛乱。子西受牵连被杀。

晋国的中行文子(六卿之一,中行氏)逃往国外的路上,路过一个县邑。他的随从说“这里的啬夫(我在战国简史里有专门介绍过的基层干部)是你的故人。你咋不在这休息一下,等等落在后面的车?”文子说“我喜欢音乐,这人送我好琴。我喜欢玉,他就送我玉环。这是在助长我的过错啊。他以前用这些来求得我的好感,现在我怕他用我去讨别人的欢喜。”于是不作停留的离去。等文子后面的两辆车路过这里时,果然被这人没收献给了国君。

周躁对宫他说“你为我去跟齐王说‘如果齐王用齐国的力量支援我在魏国获得权势,那我就会用在魏国获得的权势来侍奉齐王。’”宫他说“不能这样说,这样说就说明你现在在魏国没地位。齐王一定不会在路人甲身上花费这么多心力,而和魏国现在当权的人结怨的。你不如说‘按照(齐)王您的要求,我请求让魏国听从大王。’这样齐王一定以为你是魏国撑权的人,这样就会想借助你来获得魏国的力量。齐王必定会主动资助你,到时你在齐国,魏国都有了地位。”

魏惠王的丞相白圭对宋国的丞相说“等宋君成年后,就会自己主政,到时你就没事做了。现在宋君还是孩子,喜欢追求名声,你最好让楚国来祝贺宋君‘孝顺’。宋君必定更加的孝顺太后,太后受到宋君的孝敬,就会因此而恩宠于你。这样宋君不仅不会夺走你的职位,反而会更加敬重你。这样你就能长久的在宋国撑权了。”

6、听从劝告

管仲对鲍叔牙说“现在齐君昏庸,国家必定大乱。齐国诸公子中,只有公子纠,公子小白两人像可样,可以辅佐。我和你一人辅佐一个,谁要是成事了,就收留另一个。”于是管仲跟了公子纠,鲍叔牙跟了公子小白。后来国内大乱,果然杀了国君。公子小白先回到齐国成为国君,鲁国于是抓了管仲送给小白当礼物。鲍叔牙劝说小白,不仅没杀管仲,反而让他当了丞相。所以老话说“巫咸国的人虽善于巫术,但无法为自己祈福祛祸。秦国的神医扁鹊虽善于治病,却无法为自己看病(就是能医不自医)。”即便以圣明如管仲,也还要依靠鲍叔牙的帮助。这就是我说“穷人卖不掉奢侈品,士人称赞自己善辩,鬼都不信”的原因。

楚王攻打吴国,吴国派沮卫,蹙融去犒劳楚军。楚国将军说“来的正好,绑了,等会杀了祭鼓。”
然后问他们“你们来之前卜过卦没?(知道我要杀你们吗?)”
他们回答说“算过了。”
“算卦的结果是吉卦么?”
“当然是吉卦”
楚人说“现在都要杀你们祭鼓了,还吉卦?”
回答说“就因为这样才是吉卦。吴王派我们来就是看看将军的情绪如何。如果将军发怒,我们就深沟高垒;如果不发怒,我们就会懈怠。现在将军杀了我们,则吴国必然坚守。我们卜卦是为了国家,又不是为我们卜卦。现在杀了我们两人而保存了吴国,咋不是吉卦?再说人死了要是变不了鬼,杀我们祭鼓也没用;要是能变鬼,我们一定在大战之时,让鼓敲不响。”楚人因此而没杀二人。

智伯(六卿之一,智氏族长,最后一次说明。)打算攻打仇由国但一直难于道路不通,于是铸了口大钟送给仇由国君。仇由国君大喜,打算专门修条路来运钟。赤章曼枝说“不可,送钟这事,从来都是小国送给大国的,但今天大国居然给我们送钟,后面必定跟着晋国的兵卒,不能要这口钟啊。”仇由国君不听,于是修路迎钟。赤章曼枝快马加鞭的跑到了齐国,七个月后,仇由就亡国了。

7、战争艺术

越国战胜了吴国后,又向楚国借兵,打算攻打晋国。楚国的左史官倚相对楚王说"越国刚打赢吴国,豪士死,锐卒尽,大甲伤。现在又来借兵打晋国,这是向我们显示他们还能作战(就是孙子兵法里的‘持之弱则示之以强’)。不如我们起兵向越国要求分吴国的土地。"楚王说“善。”于是起兵作出一付要攻越国的样子。越王勾践大怒,就想打他一仗,大夫文种说“不可,我们现在豪士尽,大甲伤。与楚国交战必不胜,不如贿赂他们。”于是割露山之北五百里的土地给了楚国。

楚国攻打陈国,吴国来救,两军相距三十里地。当时下了十天的雨,到夜里天空放晴。左史倚相对司马(官名)子期说“下了十天的雨,我们为了躲雨,兵器人马都聚在一处。吴人必至,要早做防备啊。”于是楚军开始布阵。阵还没布好吴人就来了,看见楚国人已经在布阵了就撤退了。倚相说“吴国来回要走六十里地,是头牛也该累了。我军只要行军三十里去攻击,必能打败他们。”子期听了倚相的建议,于是大破吴军。

韩国与赵国交恶。韩国国君向魏国借兵,说“希望能借贵国的军队去讨伐赵国。”魏文侯说“我国与赵国是兄弟,不能借兵给你。”赵国又来向魏国借兵攻打韩国。文侯说“我国与韩国是兄弟,不敢借兵给你。”两国的使者没借到兵,愤怒的回国去了。后来才知道魏文侯用这种方法来让双方和解,于是都去朝见魏国。

8、处理事情的方式

齐国打败了鲁国,向鲁国要鲁国宝“谗鼎”,鲁国于是送了个假的过去。齐人说“这是假货。”鲁人说“这是真货。”齐国说“这样,把你们国家的乐正 子春叫来,他说是真的,我就认。”鲁君于是私下请来子春让他说鼎是真的,子春说“咋不把真货送去?”鲁君说“太喜欢了,实在舍不得。”子春说“你爱国宝,我也爱我的名声。”(后来鲁国没法,只好把真货送给齐国了。)

韩咎将被立为韩国国君,但事情还没最后敲定。他弟弟在周国,周国想重用弟弟,来讨好韩咎,但又怕韩咎不能当上国君。綦毋说“不如用一百辆战车送弟弟回国,如果韩咎被立为国君,我们就说这是给他弟弟当护卫的。要是不能被立,我们就对新国君说,这是来向韩国送还逆贼的。”

齐国靖敦君田婴想在薛地筑城,手下门客大多都反对。田婴烦了就对传达室的人说“门客再来就不要通传了。”有个想见他的齐国人说“我就说三个字,我多说一个字,你炖了我。”田婴于是招见了他。那人说“海大鱼。”说完就走。田婴说“啥意思,说清楚啊。”那个人“我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田婴说“没事,你说麻。”那人说“你听说过海里有一种大鱼吗?鱼网网不住,用连着绳子的箭射中了也拖不住它。(鲸鱼?)但当它脑袋打铁自己游上岸时,地上的蝼蚁都能在他身上为所欲为。今天齐国就是你的大海。你能一直在齐国撑权,筑不筑城都一样。你不能在齐国撑权了,就算你把城筑得比天高,怕也守不住。”田婴说“善。”于是不再筑城了。

9、态度与做法

楚王的弟弟在秦国,秦国不放他走。楚王的侍卫说“我给一百金,我能救他出来。”于是他带着一百金去了晋国,见叔向,说“秦国不放楚王的弟弟,这有一百金,希望你能帮忙处理这事。”叔向收了金子,去见晋平公,说“我们可以在壶兵筑城了。”平公说“咋呢?”叔向说“楚王弟弟在秦国,秦国不放人,是因为秦国怨恨楚国,必定不敢禁止我们在壶丘筑城。如果来禁,我们就说‘行啊,你把楚王弟弟放了,我们就停。’如果秦国放人,那我们就施德于楚国了。如果不放人,秦楚怕有一战,秦国就不敢在这个时候来禁止我们筑城。”平公说“善。”于是在壶丘筑城,对秦公说“放了楚王弟弟我们就不筑城了。”秦国只好放人。楚王大喜,又派人送了一百两纯金给晋国。

备注:宋代已经考证出“古之黄金,今之黄铜也。”春秋战国时,连铁矿都不咋能练化,就别想黄金了。

吴王阖庐(闾)攻打郢国,打了个三连胜,问伍子胥说“可以退兵了吗?”伍子胥回答说“想要淹死人,对方才呛了一口水,就松手,淹的死才有鬼。接着打,趁胜追击打死的算。”

郑国有个人,他儿子要外出当官去了,临走时对家人说“家里墙坏了,要赶紧修,不然会遭贼的。”他的邻居也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但那人一直没修墙,后来果然被偷了。那人认为自己儿子真是聪明,有先见之明。而认为邻居知道自己墙坏了,一直没修,不会就是他偷的吧。

第五章,说林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