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的主要讲的就是“势术法"中的“术”,为驭臣之手段。韩非子使用了大量的寓言故事。

1、七术

君主用来驭臣的手段有七种,我称之为“七术”,有六种必须明察的隐秘情况,我称之为“六微”。

七术:
一是从各个方面来观察验证臣下的言行。(众端参观)
二是必须惩罚犯罪的人来显示君主的威严。(必罚明威)
三是答应过的奖励必须说到做到,使人尽其能。(信赏尽能)
四是逐一听取意见,督促臣下行动。(一听责下)
五是传出可能可疑的命令,诡诈地驱使臣下。(疑诏诡使)
六是明知故问,看臣下如何答对。(挟知而问)
七是故意说反话,做有违常理的事来试探臣下。(倒言反事)。

此七者,是君主所要使用的。

如果观察一个人的言行,听他的言论时,不反复参照验证 ,就不能知道他的言行是否诚实。只听信某一个或某一群人的言论,那就会被他们蒙蔽。这个道理在侏儒梦见灶王,鲁哀公讲的“莫众而迷”中说明。所以齐人说能见到河神,惠子说“已经损失一半人的意见”。

无法观察的祸患表现在竖牛饿死叔孙豹,江乙解释楚国的习俗导致白公胜作乱的事例中。

卫嗣公想治理好国家,却不懂得治国的方法,因此在重用大臣的同时又扶持宠臣使双方互相敌对。

所以明君从推积欣来防备箭的事件中,推论出防奸的办法,而且能明察市井上的人都说假话所带来的祸患。

(下面这部分简单说来就是后面要讲的案例故事的预告。)

2、君主与法治

君主太仁慈(爱多者),那法制就建立不起来。君主不够威严的话,那臣下就会登鼻子上脸。所以刑法不能被坚定的执行,那禁令就不能得到执行。这个道理体现在董阏在巡视石邑时,和子产教导游吉的事上。

所以孔子解释《春秋》记载了在十二月落霜的时候不杀草的事,而殷商却对在路上倒灰的人判刑。

因为没有赏罚的权力而使领从者辞别了乐池,公孙鞅则加重处罚轻罪的人。

因为不能完全的实施刑罚使丽水的黄金被偷,久积沼泽地的火势一直不能被扑灭。

成欢认为如果齐王太仁慈齐国就会弱小,卜皮认为讲仁慈的魏惠王会使魏国灭亡。

管仲懂得惩罚的重要性,才能禁决厚葬,对那些不听的人全都开棺戮尸。

卫嗣公也知道治国的道理,所以当逃犯逃跑的时候,会不惜代价的去赎买逃到魏国的罪犯。

3、赏赐与荣誉

君主给的赏赐荣誉少,还经常赖账的,那臣下就不会为你出力。给的赏赐荣誉多,而且说到做到的,那臣下就会不顾生死的为你效命。

这个道理体现在文子说的“兽鹿靠近荐草”的故事中。

所以越王焚烧宫室,吴起将车辕立在门外,李悝用射箭来判决诉讼,宋国因赏赐了崇门的小民而让全国到处死人。

勾践就是知道这个道理,所以礼待拦路的青蛙。韩昭侯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将旧裤子收藏起来不轻易送人。

重赏能使人人成为赵云,荆轲那样不怕死的人,能让妇人去捡像毛毛虫的蚕,让渔夫去捉像蛇一样的鳝鱼,这就是重赏的效果。

4、听取意见的好处

只听一家之言,则分不清愚智;善于督责臣下,臣子就不会混淆视听。

这个道理体现在“魏王向韩国要好处”和“南郭吹竽”(就是滥竽充数)的故事中。

不这样做的坏处体现在申不害通过赵绍,韩沓试探韩昭侯的意图。

所以公子汜建议割让河东;应侯献计放弃上党。

5、诡使之策

君主多次招见同一名臣下,一聊聊半天但又不任命他任何职务,奸小臣下就会以为是派这名臣下来查自己就不敢再作犯法。派人去做事,先问他自己知道的事,这样他就不敢弄虚作假了。

因此庞敬招回了管理市场的公大夫。戴欢命令使者去监视出访的卧车。周王故意丢失玉簪。宋国丞相断言市场有牛屎。

6、挟智

明智故问,那你会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深入地了解一件事物,就能知道其它相关的隐秘事。

这个道理体现在韩昭候拿着指甲,却让侍从去找指甲。所以只需要知道城南门发生事,那四门的事就都知道了。周王自己私下找到弯曲的拐杖而让群臣恐惧。卜皮让自己的庶子去假装追求御史的妾,因此刺探出了御史的隐情。西门豹为了得廉明的称号,而假装丢失车辖让手下去找。

7、倒言

说反话,做有违常理的事来试探有所怀疑的事,就可以了解到奸佞的情况。

所以阳山君假装诽谤樛竖。淖齿让人假冒秦国使者。想作乱的齐人假意驱逐自己喜爱的人。子之假装他的白马跑出了门。子产隔离打官司的双方。卫嗣公派人通过关市了解过关的人输出金钱的真情。

8、侏儒说梦

卫灵公和弥子瑕搞基,爱他爱的不行,弥子瑕凭此在卫国专政。有个侏儒来见卫灵公说“我做的梦成真了。”卫灵公问"做的啥梦?"侏儒说“我梦见了灶台,想不到就见到了你。”卫灵公大怒说“我听说要见到君主得梦到太阳才行,你为啥见到我说梦见的是灶台?”侏儒说“太阳照亮天下,不能被某一件东西遮住。人君要照亮一国,不能被一人所独有。所以人们说梦见太阳才能见到君主。而灶台,一个人在灶前烤火,后面的人就无法看到火光了。现在或许有人在君主面前烤火吧?所以我虽然梦见灶台,不也能见到您吗?”

普及个历史小知识:中国有三个搞基搞得流传万世的,这三对都有自己的代名词,分别是“分桃”“龙阳癖”“断袖”。这个分桃指的就是卫灵公和弥子瑕之间的一段故事。后面韩非在反对“人制”时,有专门介绍。

龙阳癖指的是魏安釐王和龙阳君之间的故事。都能称为“癖”了,可见爱的有多深。

断袖指的是汉哀帝和董贤之间的故事。一天汉哀帝要上早朝了,董贤还睡在一旁,压着了汉哀帝的袖子。汉哀帝不愿打扰基友睡觉,于是拿刀把袖子割断,自己去上朝了。

9、论君主

鲁哀公问孔子“民间谚语说‘有事大家商量着办,就不会迷惑。’我但凡有事就和群臣商量着办,但国家却越来越乱,这是为啥啊?”孔子说“明主有事问臣下,臣下有的人知道咋办,有的不知道,如是者,明主在上问,群臣在下面直率的就事论事的讨论。而现在鲁国的情况是群臣都和季孙氏一个调子,整个鲁国都像变成了一个人一样,你就算问遍整个鲁国,也等于是问了季孙氏一人,这样咋能不乱。”

10、论商议

还有另一种说法是:晏婴到访鲁国,鲁哀公问他“俗话说‘做事如果不和三个人以上商议就会迷惑。’现在我与一国的人商议,鲁还是不能免于混乱,这是为啥呢?”晏婴说“古人说的‘做事如果不和三个人以上商议就会迷惑’的意思是,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个人就能形成多数意见了,这样做事就不会混乱。现在鲁国群臣有千百人,但都为季孙氏的私利说话。人数虽多,但说话的都是一人,哪来的三个人的意见呢?”

11、河伯之神

齐国有个人对齐王说“河伯(黄河神)是位大神。你为什么不试试和他见面呢?请让我安排你们见个面吧。”于是他在黄河边上设了祭坛,和齐王一起在站在祭坛。这了一会儿,见水中有条大鱼在游过,那人说“这就是河伯。”

12、意见之争

张仪想借用秦、韩、魏的势力攻打齐、楚,而惠施却想和齐、楚停战。两人争执不下。群臣和左右侍从都为张仪说话,认为攻打齐、楚有利可图,没人为惠施说话。魏惠王果然听从了张仪意见,但惠施坚持不同意。

攻打齐、楚的事情已经定了下来,惠施前来拜见魏惠王。魏惠王说“先生不用说了。攻打齐、楚必然有利可图,全国都这么认为。”惠施说“不能不仔细考虑此事啊。开战果真有利可图,全国都认为有利可图,天下哪来的这么多聪明人?开战要是无利可图,全国却认为是有利可图,天下哪来的这么多笨蛋?某件事需要我们来思虑如何办,是因为还有疑虑啊。如果怀疑的事,确实值得怀疑,那一定有一半的人认为可行,一半的人认为不可行。现在全国都认为可行,是大王你已经损失了一半人的意见啊。现在劫持大王你意见的人,本来就是丧失另一半人意见的人。”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李卫辞官’里的一段。一个海运官员因为醉酒误事,把太后的生日礼物一块太湖石给弄沉。乾隆大怒,想处置他。后来乾隆得到消息,说那官员家里消尽家财,买了个太湖石,送来给太后,而且已经进京,误不了太后生日。乾隆本来都息怒了,事情可以就这样过去了。但后来几天,乾隆陆续收到从中央大员到地方小官的几百份求请奏折。于是乾隆才发现这一路官员的腐败大案。当时乾隆宏臣还说是这个官员的官声极好的原因。乾隆却说别说他,就是你下狱,都可能有这么多人来求请。)

13、竖牛其人

叔孙豹在鲁国当丞相,地位尊贵把持朝政。他最喜爱的一个侍从名叫竖牛,他经常擅用叔孙豹的名义下命令。叔孙豹有个儿子名叫仲壬,竖牛妒忌他因而想杀他,于是邀请他一起去鲁王宫游玩。鲁君赐了仲壬一块玉环,仲壬拜受了却不敢佩戴,他让竖牛去请示他爸。竖牛骗他说“我已经请求过了,他让你戴。”于是仲壬就戴上了玉环。竖牛又去跟叔孙豹说“你咋不让公子去见拜鲁君呢?”叔孙豹说“小屁孩一个,见国君干啥。”竖牛说“但公子已经见了国君好几次了,国君还赐了他块玉环,他还天天戴着玩。”叔孙豹于是召来仲壬,见他果然佩戴着玉环,叔孙豹大怒因而杀了仲壬。
仲壬的哥哥叫孟丙,竖牛又因为妒忌想把他害死。叔孙豹为孟丙铸了一口钟,但孟丙一直不敢敲,让竖牛去请示他爸。竖牛没去问,又骗他说“你爸让你敲。”孟丙于是敲钟。叔孙豹知道后说“孟丙居然敢不请示我就敲钟。”大怒,将他驱逐,孟丙于是逃到了齐国避难。一年后,竖牛假意为孟丙求请,于是叔孙豹让他召回孟丙,竖牛出门逛了几天回来报告说“孟丙现在还在生你的气,不愿回来。”叔孙豹大怒,于是派人去杀了孟丙。
叔孙豹的两个儿子死后,一天他生了重病,竖牛把他关在一个房间里“静养”,不让任何人靠近,说“主公不想被人打扰。”最后叔孙豹被活活饿死。叔孙豹虽然死了,但竖牛密不发丧,把叔孙豹家府库里的重宝全部搬走,搬空了就逃往齐国。
只听自己信任的人的话,而导致父子皆被杀害死,这就不参验众人意见所带来的祸患。

14、蒙蔽之术

江乙为魏王出使楚国,对楚王说“我到楚国时,听到楚国有句俗话叫'君子不蔽人之美,不言人之恶。'这是真的么?”楚王说“有的。”江乙说“真要如此,那白公胜发动的政变叛乱,也没危险了吧。既然如此,那些知情不报的人,都可以免除死罪了吧。”

卫嗣公重用如耳,喜爱世姬,但又怕因此而让自己受到蒙蔽,于是提拔薄疑来对抗如耳,尊重魏姬来抗衡世姬,并说“这是让他们互相牵制。”
但卫嗣公只知道通过制衡来不让自己受到蒙蔽,但其实他未得其法。如果不让地位低贱的人去议论尊贵的人,而一定要让他的地位与要牵制的人的地位一样时才让他们相互议论,这其实是培养了更多人来蒙蔽君主。卫嗣公之所以受到蒙蔽就是从这开始的。

15、君王与谗言

如果知道箭从哪边射来,在那一面设个铁墙就能防卫。如果不知道箭从哪边射来,只要建个铁屋子射里面就能全方位无死角的防卫。这样身体就不会受伤。所以君主一定要从各个方面来防备臣子,这样就不会出现奸邪。

庞恭要陪太子去赵国的首都邯郸当人质。临走时对魏王说“现在要是有一人说超市里有一只老虎,你信不?”
魏王说“不信。”
“要是两个人来跟你说呢?”
“还是不信。”
“要是三个人来跟你说呢?”
“那就不能不信了。”
庞恭说“人人都知道超市里不会有老虎,但只要有三个人说,就能让人相信超市里真有老虎。现在邯郸离魏国比超市远多了,来说我坏话的人也一定多过三人,希望到时大王你能明察。”
结果魏王还是听信了谗言,当庞恭从赵国回到魏国后,再也没见到过魏王。

16、董阏于的为官之道

董阏于到赵国的上党郡当郡守。他走到石邑山中时,看到一条山涧,陡峭的像墙一样直,深达百仞(约180米)。于是问身边的当地人“有人掉下去过吗?”
“没有,大家看见就怕,都饶着走。”
“那有小孩,盲人,疯子掉下去过吗?”
“也没有”
“那牛马狗猪之类的动物有掉下去的没?”
“也没有”
董阏于听后喟然长叹道“我知道治理国家的方法了。那就是一定要让我的‘法’严惩不赦。就像这条山涧一样,掉下去的必死无疑,人们就不敢犯法了,这样,区区一个上党郡咋能治理不好。”

17、不能打破常规

子产在郑国当丞相,就快病死了,对游吉说“我死后,你必定被郑君重用顶我的位子。到时你一定要严厉的治理百姓。就像火,看着就厉害,所以很人有少人被烫伤。如果像水一样,看着没害,所以有很多人淹死。你一定要制定严厉的刑法,不要让百姓‘淹死’在你柔弱的刑法里。”
子产死后,游吉不肯制定严厉的刑法,郑国的年轻人一个个的成为了强盗,躲在药雚泽,成为了郑国的大患。游吉亲自领兵去讨伐,打了一天一夜,才只能勉强打赢。游吉感叹到“我要是早听了子产的教导,必定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鲁哀公问孔子“为啥《春秋》上记载这么一句‘冬天十二月下的霜不摧残草木。’?”孔子说“这说的是可以杀而不杀。如果该杀而不杀,那桃树,李树就会在冬天结果子了。老天如果失去了规则,连草木都要侵犯它,何况人间的君主呢?”

18、关于殷商的法令

商朝的法律,会对在大街上倒垃圾(弃灰于道)的人上刑。子贡觉得刑法太重,于是向孔子请教。孔子说“这是知道治国的道理啊。在大街上倒灰,必定会弄脏别人。弄脏别人,别人一定会发怒。别人发怒了,就发生殴斗。发生了殴斗,必定使两个家族(三族)发生冲突,这是使整个家族都受到损伤的事啊,所以就算上刑也是可以的。再说重罚人人都讨厌,而做到不乱扔垃圾是人人都很容易做到的。使人去做简单容易的事,来避免人人都讨厌的事,这才是治国之道啊。”

另一说法是:商朝的法律,在大街上倒垃圾的人砍他的手。子贡说“倒垃圾这罪很轻,砍手的刑法太重了,古人咋这么残忍呢?”孔子说“不乱倒垃圾这事很容易做到,砍手,人人都厌恶。做容易的事,就能避免人都厌恶的事,古人认为这是很容易的事,所以如此立法。”

19、管人之道

中山国的丞相乐池,带着一百乘车出使赵国,选了他的门人中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人来带队,结果走到半路队伍就散乱了。乐池问门人“我以为你很聪明,让你来带队,结果弄成这样,你有啥说法?”
门人因此告辞离去,走时说“这是老大你不懂治理之道才造成的。有威严才能够压服众人,而有利益才能规劝众人,这样才能治理好众人。现在的情况是,我只是你手下一个年轻的门人。你让一个年轻人来管理年长的人,让一个地位卑微的来管理地位尊贵的,又不给我赏罚的权力来制约他们,这咋能不乱。如果给我权力,能让我让众人中表现好的升官,表现差的斩首,你看我能不能治理好。”

我想起水浒传里,杨志押送生辰岗的情节。杨志的主意啥啥都对,咋还被抢了呢?不就是管不了手下那群人么,杨志说不能买枣子酒喝,那群人不听,还有哗变的趋势,为啥呢?不就是因为杨志是新来的,还是被发配过来的囚徒,根本就看不起他,不听他管,弄得杨志最后只好妥协。结果一喝全遭麻晕。还好杨志当时也晕了,不然,那一群人围攻上来,决对的管杀不管埋。

20、商鞅的法令

商鞅的法令是轻罪重刑。重罪,很少有人犯,而小罪,则人人都容易去犯。使人改掉易犯的小毛病,从而不犯大罪,这才是治理之道。只要做到不发生小过错,那大罪就不会发生,这样人不犯罪,动乱又咋会发生。

另一说法是:商鞅说“行刑时,轻罪重罚。这样轻罪就不会发生,重罪就不会来到,这就是所谓的‘以刑去刑(用刑法来避免使用刑法)。’”

21、金子的诱惑

楚国南边有条叫“丽水”的河,河里有金砂,很多人都去偷偷的采集金子。于是楚国下令禁止私自采金,违者受磔刑(挨三千刀的刮刑)。被杀的人多到把丽水都堵了,但还是禁决不了。最重的刑罚就是磔刑了,这样都不能制止,是因为总有漏网之鱼,人们心存侥幸的缘故。
所以如果现在有人说“我可以给你天下,但要用你的命来交换。”那最蠢的人都不会答应。给你天下,是世上最大的利益,这都不答应是因为知道答应了必死无疑。
所以如果不能对所有人的执行刑法,人们就会有侥幸之心,那么刑法重到了磔刑,都不能禁决私自采金。如果人们知道必死无疑,那就是给他天下,也没有人会要

22、孔子的计策

鲁国人放火烧久积的沼泽地。天开始刮北风,火势向南延伸,可能会烧到城镇。鲁哀公非常担心,于是亲自带领众人去救火。结果左右的人都跑去追赶野兽,而没人去救火,于是召来孔子问他办法。
孔子说“那些追赶野兽的人,不仅好玩而且又没惩罚。去救火的,不仅辛苦还没奖赏,所以这火才一直灭不了。”
鲁哀公说“说的对。”
孔子说“现在事情紧急,来不及用奖赏了。再说这么多人来救火,要是全都赏,那整个国库都不够用。还是用惩罚吧。”
鲁哀公说“有道理。”
于是孔子下令“不救火的人,与打仗时投降敌人同罪(xxx)。追赶野兽的人,与进入到禁地同罪(轻者砍脚,重者杀头)。”结果命令还没传遍所有人,火已经被灭了。

23、亡国的原因

成欢对齐王说“你太仁慈了,太不忍心伤害别人了(不忍人,对人不残忍)。”
齐王说“仁慈,不愿伤害别人,不是好名声么?”
“这是该臣子干的好事,不是君主该做的。臣子必须要仁慈,才能和他商议大事。不残忍,才能和他亲近。如果他不仁,则不能和他谋事;残忍,就不能亲近他。”
齐王说“那我哪太仁慈?哪不愿伤害别人了?”
“你对田婴太仁慈,对田氏宗亲们太纵容了。对田婴太仁慈,大臣们就没有权势;过于纵容宗亲,那你的亲戚们就会犯法。大臣们没有权势,朝外,军队就会被削弱;亲戚们犯法,朝内,政局就会动乱。军队弱于外,政局乱于内,这是导致亡国的根本原因。”

24、赏赐原则

魏惠王(全是反面案例,整个一反面典型。。。)问卜皮“你在民间听说我的名声如何啊?”
卜皮说“我听说你很慈惠。”
王大喜,说“你听说我慈惠到啥程度啦?”
“你的慈惠已经到亡国的程度了。”
王说“慈惠,就是做好事。做好事还会亡国?”
“慈者,就是不忍心伤害别人。惠者,就是爱给别人赏赐。不忍心伤害别人,则有了过错也不杀;喜欢赏赐,则不等做出成绩就赏。有过不罚,无功受赏,这还能不亡国么。”

齐国喜欢厚葬,布料全给死人做寿衣了,木材全拿去做棺椁了。齐恒公十分的担心此事,于是问管仲“衣服都给死人用了,活人就没衣服穿;木材都做棺椁了,城防就没木材可用。但人们厚葬的风俗如此,如何才能禁决呢?”管仲说“人做事,不为求名,就是求利。”于是下令“棺椁超过官方规定限度的,就开棺戮尸。并重罚主持丧事的人。”因为违法,而导致开棺戮尸,会被人说不孝。重罚,会让人损失利益。即没名又利,谁还会去厚葬呢?

25、君王与囚犯

卫嗣公时,有个犯人跑到了魏国,为魏襄王的王后治病。卫嗣公听说后,派使者说愿意用五十金买回犯人,往返说了五次,魏王都不答应,于是卫嗣公提出用左氏城来交换犯人。群臣、侍者都劝谏说“用一座城买一个犯人,不值得啊。”卫嗣公说“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治理好小事就不会有大乱。法立了,而不能确实执行,那就算有十座左氏城也没用;能确实执行法令,就算失去了十座左氏城也不算有害。”魏王听后说“一个国君想治理好国家,而不听从,不祥。”于是让人把犯人用车送了回去,不用报酬的献给了卫嗣公。

26、齐王问治国之道

齐王问文子“咋治国?”
对曰“用赏罚作为治国的手段,是最好用的。但君王一定要牢牢撑握住,不能轻易的向人展示。那样,臣子就会像鹿一样,看到最肥美的草(利益),就主动跑过去。”

27、取得胜利的秘诀

越王勾践问文种大夫说“我想攻打吴国,行吗?”
文种说“可以啊,我们说赏,不仅多还一定兑现。我们说罚,不仅严厉还一定执行(赏厚而信,罚严而必)。你要是想试试的话,不如把皇宫烧了。”
于是放火烧了皇宫,火大的救不了。然后下令说“但凡为救火而死的,与战死沙场同赏;救火后没死的,与打了胜仗的同赏;不来救火的人,与临阵降敌的同罪。”人们听令后纷纷把自己身体打湿,穿上湿衣冲火场救火,皇宫左边有三千人救火,右边有三千人救火。勾践看后知道自己必将战胜吴国。

28、激将法

吴起在魏国当西河郡守。边境上有个秦国的小亭(当时最小的行政单位,邦哥“泗水亭长”,关二哥“寿亭侯”),吴起想去攻占了。不打下来,危害西河的农业生产;要去打的话,兵又不够用。于是放了一个车轮在北门外,然后发布命令说“有能把轮子搬到南门外的,赏好田,豪宅。”一直没人去搬,以为是开玩笑。等了半天终于有人来搬,吴起果然兑现。过了一阵,又放了一包粮食在东门外,发布命令道“能把这包粮食搬到西门的,赏好田,豪宅。”人们争相去搬。吴起一看,觉得时机成熟,便下令“明天去攻打秦国的亭,第一个攻上城的,封大官,赏好田,豪宅。”人们争相响应。第二天去攻亭,一个早晨就攻取了。

李悝在魏国当上地郡守,想让百姓人人会弓箭,于是下令说“如何有人来打官司,官司案情不明难以断案的。原告,被告用射箭来断,中靶子的赢,不中的输。”命令一下,百姓人人天天练箭,日夜不休。到后来与秦国大战时,大败秦国,就是因为百姓人人都善射箭的原因。

29、 慈爱之心

宋国都城崇门小巷有个人,因为服丧而伤害了身体,十分的瘦弱。宋君认为这人十分的孝顺,于是让他当官。第二年,一年里就有十多人因为服丧而死。儿子为亲人服丧是因为爱自己的亲人,这尚且能用赏赐鼓励,何况君主鼓励民众做其他事呢。

30、勾践轶事

越王勾践想攻打吴国,想民众能够视死而归。一天出门时看见一只大肚子的青蛙在向自己鼓肚而叫,好像在发怒(明明是在发情找雌蛙。。),勾践马上在车上向这只青蛙行礼。
随从问“咋向只青蛙行礼呢?”勾践说“一只小小青蛙敢向马车发脾气,不怕死,有种,哥喜欢有种的。”
第二年就有十多人表示想把自己的头送给越王。由此观之,赞赏可以让人敢于赴死。

另一说法是:越王勾践看到像自己发怒的青蛙后,马上在车上行礼。
车夫问“咋向青蛙行礼呢?”
越王说“一只青蛙有如此气概,咋能不表示敬意呢?”
士人们听说了,说“青蛙有勇气,都能得到王的礼遇,更何况人有勇气呢?”
当年就有人自杀将头献给越王。
因此在越王打算攻打吴国时,想先试试他教化的结果:
把宫殿(台,类似宫殿,相当于别墅,比如铜雀台)烧了,然后击鼓(鼓进金退,看得出越国已经施行军事化管理了)催人救火。人们纷纷奔赴救火,是因为知道救火有赏赐。
在江边击鼓,人们纷纷冲进江里,是因为知道冲进江里有赏赐。
临战击鼓,人们断头剖腹都无暇顾及,是因为奋勇作战有赏赐。
更何况依据法律来选拔贤人来当官,对人的鼓励作用更胜过这些。(说明下,先秦时的选官制度是世卿世禄制,当官的永远当官,种地的永远种地。而法家主张打破阶级,谁有本事谁上。也就是秦国用的军功制,谁立功,谁受赏。没功的,王子也没官当。)

31、韩昭侯论笑

韩昭侯让人把自己的破旧裤子收好,侍者说“老大你太不仁惠了,破旧的裤子宁肯收起来不穿,也不赐给左右的人。”昭侯说“你小子不懂,我听说圣明的君主连邹一个眉头,一个微笑都不轻易展示给人。邹眉头有邹眉头的原因,微笑有微笑的理由。我的旧裤子咋都比一个表情贵重了吧。我必须要等到有人立了相应的功绩,才能赏赐给他,所以才收起来不肯轻易给人。”

黄鳝像蛇,蚕像毛毛虫。人们看见蛇就害怕,看见毛毛虫就汗毛竖起。但是妇女敢用手捡蚕,渔民敢用手握黄鳝,是因为利之在,人们就能忘掉恐惧,都能像勇士一样勇敢。

32、魏王的念头

魏王对韩王说“以前魏、韩本是一国(三家分晋),后来分裂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使韩国并回魏国,两国成一国”韩王听后十分忧虑,于是召群臣商量应对之法。韩王的公子对韩王说“这事简单,你去魏王说‘如果因为韩魏本是一国就可以把韩国并入魏国的话,那我们韩国也很愿意把魏国并入韩国,这样也是两国成一国麻。’”魏王听后,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了。
(这就是话术,没营养的套路,魏是想兼并韩国,可惜其它各国不想魏国独吞这块肥肉,所以只是说着玩。韩国深知这点,只是找个不丢脸,又能小小折下魏王脸面的回答而已。)

33、滥竽充数

齐宣王喜欢听人吹竽,演奏时一定要三百人齐奏,南城有个读书人(南郭处士,就是后世说的南郭先生)自荐为宣王吹竽。宣王大喜,给他与其他乐师一样的待遇。宣王死后,湣王上位,他喜欢听人独奏,那个读书人就逃跑了。

另一说法是:韩昭侯说“吹竽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他们谁好谁坏。”田严说“简单,听他们一个一个的独奏就知道了。”

34、攻打韩国的战争

赵国派人找到韩国丞相申不害,让他去游说韩昭侯出兵,与赵国一起攻打魏国。申不害想跟韩昭侯说这事,但怕韩昭侯因此怀疑他在赵国有兼职;不说呢,又怕与赵国交恶;于是他命令赵绍、韩沓先去探探韩昭侯对此事的态度,然后自己再去和韩昭说这事。这样他对内可以知道昭侯的心意如何,对外也可以有功于赵国。

韩、魏、齐三国兵集结在韩国(然后去攻秦)。秦昭襄王对楼缓说“三国兵力众多,我打算割河东之地来讲和,如何?”
楼缓说“割河东之地,损失太大;免国于患,是大功。这是你老羸家的大事,咋不把公子汜找来问问呢?”
于是昭襄王把公子汜找来想办法。
公子汜说“讲和,我们会后悔;不讲和,我们也会后悔。你今天割河东之地来讲和,三国归,你一定会说‘三国本来就是来逛的,一定会退走,现在我白送了三城给他们。’不讲和,三国兵一旦完成集结,那大战就不可避免了,你一定会后悔说‘都是当时舍不得那三城的原故。’所以我才说讲不讲和,你都会后悔。”
昭王说“反正都会后悔,那我宁愿为失去三城后悔,也不愿为国家危险而后悔,我一定要讲和。”
(这其实就是前面那篇搬家故事的实际案例。既然局势不利,就马上止损,千万不要抱侥幸心理而让自己更大的后悔。我上学时有篇课文,讲得是树把伐木工的腿压着了。周围没人,等待很可能会死,他只有一把电锯,锯树很可能会把电锯弄断,他果断的选择了锯自己被压着的腿,虽然没了腿,但他活了下来。如果他选择等待或锯树,那就九死一生了。这个故事就是这个道理。)

35、范雎的计谋

范雎对秦昭襄王说“老大你夺得了宛,叶,蓝田,阳夏这些地方,切断河内,围困魏国、韩国,都这么牛了还不能称王(这的称王是指当真正且唯一的王,就是皇帝,也就是完成统一。),只是因为赵国还在那跳。现在放弃上党郡,只是损失一地而已,把军队逼近东阳,那赵国邯郸就是嘴里的肉了(原文是口中虱,嘴里的跳蚤,文化真高。。。)。到时你把手一拱,天下的人就都会来朝见你,谁敢来晚了就咱就出兵抽他。但现在上党郡富的流油,它的地理位置又十分的重要,我很担心你不听我的放弃上党郡的劝告,你准备怎么处理它呢?”昭襄王听后说“我决定放弃上党。”
(背景介绍:这里已经是长平之战后了,最后昭襄王没听取白起的意见而采取了范雎的建议,因而错失了灭赵最佳时机,导致白起和范雎,昭襄王反脸,最后被昭襄王逼死。)

36、用人的方式

县令庞敬派城管去调查市场,然后把市场管理员叫来问事。管理员站了半天,一句话没问就让他回去了。城管以为管理员给庞敬说了什么,而不再相信自己了。因此城管不敢有胡来的行为。

宋国的丞相戴欢。一天晚上对派出去的人说“我听说这几天,天天晚上有人开着货车到李史的家里,你谨慎地监视他。”派出去的人回来报告说“没看到有货车,就看到有人抱着一个盒子在和李史说话,说了一会儿,李史接过了盒子(受贿)。”
(这个故事在现在也常用,就是超额下达指标,就是下达120%的目标,能做到当然好,不能的话,也能差不多做到80-100%。)

宋国的国君丢了一支玉簪,让官吏去找,找了三天找不到。国君又命令别人去找,很快就在一家人的屋里找到了。宋君说“我的官吏不会办事啊,找了三天都找不到。我找别人去办,结果一天就找到了。”于是官吏们人人耸惧,认为国君像神明一样。
(我认为宋君是故意把玉簪藏起来,故意用此来压压官吏们。当官吏感到危机时,自然对君主服帖)

宋国丞相让小儿子去市集上去逛逛,回来后问他“你看到些什么没?”小儿子说“没看到,都是平常的东西。”丞相又问“即便如此,总看到些小事吧。”小儿子说“一定要说就是市集南门外,有很多牛车,拥挤得勉强可行。”丞相告诫说“我问你的事,绝不准向别人提起。”然后召来管理市场的官吏训斥到“南门外面咋那么多牛屎还没打理?”官吏十分奇怪丞相咋知道的这么快,于是更加小心谨慎(悚惧)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37、大人物的心计

韩昭侯剪了个手指甲在那玩,然后假装玩丢了,并装作十分着急的样子让左右的侍从去找。没过多久就有人把自己的指甲剪下来送给昭侯。昭侯因此察明了左右的人是否诚实。

韩昭侯派使者去县里视察。使者回来禀报结果,昭侯问“察出啥问题没?”使者说“没啥问题。”昭侯说“即便如此,总有些小事吧。”使者说“那就只有南门外有头黄牛跑到田里吃了点青苗。”昭侯说“这件事谁也不准说。”然后下令“庄家长苗时,禁止牛马入田。这已经是惯例了,但现在有的官吏不干事,导致经常有牛马跑田里去吃青苗。现在马上清查牛马吃苗的事件,要是谁查漏了,我必定重处他。”于是全国都把查到的牛马吃青苗的事件向昭侯汇报。昭侯看后说“你们在糊弄我,接着查。”官吏们于是复查后再汇报,昭侯才在文件中看到南门黄牛的案子。官吏们都认为昭侯圣明,都十分小心谨慎(悚惧)的办事,而不敢胡作非为。

东周国君(战国时,周王国被秦灭后,后裔又分成了东西两个超小国)下令寻找一根弯曲的拐杖,官吏们找了数日都找不到。国君又私下派人去找,不出一天就找到了。于是国君对官吏说“我知道你们几个是拿钱不干事的货了。弯拐杖这么好找的东西,你们都找不到。我私下找人去找,不出一天就找到了,你们敢说自己是忠于职事么?”官吏们以后都小心谨慎的办事,以为国君是神明。

卜皮当县令时,他的监察官贪脏枉法,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派自己的小儿子去假装追求监察官的爱妾,因而察出了事情的真相。

西门豹在邺城县令,假装把车轴搞丢了,派手下官吏去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找了个私家侦探去找,不一会儿就在一家人屋里找到。

38、验证别人的方法

卫国丞相阳山君听说卫君开始怀疑自己了,于是故意诽谤卫君的侍从来探知国君对自己的态度是否有了变化。

淖齿(楚国将军,因救齐国而留在了齐国)听说齐王十分的讨厌自己,于是派人假装秦国的使者来探知齐王对自己的态度。

齐国有个人想作乱,动手前怕齐王已经知道了,于是假装把自己喜爱的人赶走了,让他跑到齐王那去打探齐王是否知情。

燕国丞相子之,一天坐在院子里,假装说“刚啥跑出去了?好像是匹白马吧。”左右的人都说没看见。有一个人却追了出去,然后回报说“确实是匹白马。”子之因此知道了手下哪些诚实,哪些不诚实。

有两个打官司的人在那互相争吵。子产分别让两人呆在两个房间,让他们不能对话,然后自己当传话筒,把两人的话逐一告知另一人,从而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现在审犯人也用的这招。)

卫嗣公派人装成外地人过市场的关口,关口的官吏故意刁难,最后使者用金子贿赂了官吏才得以通关。过后几日,卫嗣公把官吏叫来说“某日你故意刁难一个外地人,收了贿赂才放人家走,有这事吧。”这官吏因此大惊,认为卫嗣公明察秋毫,无所不知。

第六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