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六微就是君主容易受到蒙蔽的六种情况。

1、权借

所谓六微就是:
1,权借在下。就是君主把权势借给臣下
2,利异外借。就是臣下与君主利益不同,臣下借外部(国)势力来为自己谋利。
3,托于似类。就是臣下用类似的事情来蒙骗君主。
4,利害有反。就是臣下和君主的利害正好相反,君得利则臣受害,臣得利则君受害。
5,参疑内争。就是臣下们权势相当,导致国家内争不断。
6,敌国废置。就是敌国设计来任免对自己利的大臣。
这六种情况,明主不能不察啊。

权势不可以借人。主上借出一分权势,臣下就会把它放大一百倍来用。所以臣下只要借到主上的权势,权力就会变大;权力变大了,则内外的官吏都为其用;内外的官吏都为其所用了,那主上一定会受到蒙蔽。这个道理体现在老聃说鱼不能脱离深渊的故事中。

如果人主与手下说话久了,那手下就会卖弄君主的权势。这样做的坏处体现在胥僮劝谏晋厉公和楚王左右的人异口同声为州侯说话的故事中,以及燕人被骗用狗屎洗澡的故事中。

2、利益

君臣的利益如果不同,那臣子就不可能是忠臣。因为臣要得利君主就必然失利。所以当奸臣的,要么借敌国的兵力来铲除自己的敌对势力,要么用外交上的事来欺骗君主。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不顾国家的存亡。这个道理体现在卫人的妻子为丈夫祈祷的故事里。所以戴歇反对楚王的子弟成为邻国的官员;鲁国的三桓(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那三家)攻打鲁昭公;韩国的叔伯婴引进齐国的军队;而魏国的翟黄引进韩国的军队;吴国丞相伯嚭劝说文种大夫保存吴国;大成牛指使申不害互相谋利;司马喜把本国的情报密报给赵王;吕仓规劝秦,楚攻打自己的国家;宋石写信给卫君要二人打仗时互相避开;魏相白圭开导韩相暴谴。

3、似类

臣下假托相似的事情来蒙骗君主,是因为君主的处罚不当,所以臣下才能用此来谋取私利。因此守门人泼水而使夷射被诛罚。济阳君假托王命而让两个大臣被判罪。司马喜杀掉爰骞而使季辛受罚。郑袖说新人讨厌楚王的口臭而使新人被割鼻子。费无忌引诱郄宛上当,并使他被令尹(楚国丞相称令尹,为方便后面全称丞相)杀掉。陈需杀死张寿而犀首被迫出走。储存草料的仓库被烧,中山君便加罪于公子。有人杀死老儒而济阳君给他奖赏。

4、有反

如果发生的一件事是有好处的,那一定是得到好处的人主谋的。如有发生有害处的事,那一定要反过来观察(看谁得利)。这是明主一定考虑的事,发生对国有害的事,要想谁从中获利了。臣子受害则要观察他的对立面。这个道理体现在楚兵到了魏国边境,陈需就当上了魏国丞相。粮价昂贵而查出管理粮仓的官吏有问题。所以楚国昭奚恤牛拿贩草人来侦破烧毁粮仓的案子。僖侯责问厨师的副手,便查明了他的害人企图。文公见到烤肉上有头发,便追究堂下内侍。魏穰侯为使秦王称帝而请立齐王为帝。

5、参疑

臣子势力相当,这是动乱的根源,所以明主一定要慎之。是以晋国的骊姬为了立自己的儿子而杀掉太子申生。郑国夫人要用毒药毒死郑君。卫国的州吁要杀他的弟弟卫桓公。公子根夺取东周。王子职得宠而商臣果真作乱。严遂、韩廆争权而哀侯被害。田常与阚止争权,戴欢与皇喜争权而将齐君宋君伤害。这些事情道理在狐突谈论君王内宠嬖妾外宠近臣,和郑昭对君王说太子还未出生的事例中。

6、废置

敌人追求的就是使国君失察而犯错,人主如果不察,就会按敌国的想法来废立大臣。所以周文王资助费仲来扰乱纣王。秦王担忧楚国的使者。齐国黎且设计让孔子离开鲁国。楚国的干象阻止甘茂做秦国丞相。因此 伍子胥散布舆论而子常被任用为将领。虞国,虢国因为接纳晋国的美人而亡国。叔向假装丢失伪造的信而使苌弘被杀死。郑桓公假装用鸡血猪血涂祭而使郐国的豪杰被杀尽。

7、庙攻

“参疑”“废置”的事,明主一定要在内部杜绝,用在敌国。资助敌国那些地位轻的臣子,辅助那些势力弱的臣子,这就是所谓的“庙攻”。这样做即可以考察国内的情况,又可以探听国外的情报,这样就可以识破敌国的伪象。这个道理体现在秦国的侏儒密告楚国情况给秦惠文王的故事中。襄疵向魏王报告赵国将要袭击邺县的消息,而卫嗣公凭借密告赏赐县令席子。

8、权势

威势、权势就好比是君主的池塘(渊);臣子就是这池塘里的鱼。鱼一旦离开了这池塘你就不能再得到它,君主把权势失落给了臣子就不能再收回了。古人不会解说其中道理,于是用鱼来比喻。

赏罚是治国的利器。君主有了它就能控制臣子,臣子有了它就能蒙蔽君主。所以君主一旦事先露出要赏的意思,臣子就会卖弄它作为自己的恩德;君主一旦事先流露出要罚的意思,臣子就会卖弄它用来作为自己的的威势。所以说“赏罚是国之利器,不可以轻易显示给别人看。”

9、劝戒与迷惑

靖郭君田婴在齐国当丞相,与故人闲聊了大半天,故人因此而富。把自己不要的小玩意送给左右的侍从,侍从因此而势重。聊久点天,送人小玩意都是小事,靠这些都能使人富贵,更何况给官吏权势呢?

晋厉公时,六卿(这六卿是指当时撑握军队的六个,相当于将军,不是后世的韩赵魏的六卿)十分的尊贵。胥僮、长鱼矫劝谏说“大臣贵重,敌国的君主争相拉拢,在朝外树立党羽,下乱国法,上以此劫持君主,这样一来国家还不危险的,我没听说过。”厉公说“说的对。”于是杀了三个。胥僮、长鱼矫又劝谏说“那六个罪相同咋不杀完呢?剩下的三个会怨恨你的。”厉公说“我一个早上就杀了三个,实在不忍心把他们杀完。”长鱼矫说“老大你不忍心杀他们,他们能忍心不杀你么。”厉公不听。三个月后,诸卿作乱,杀了厉公,分了他的地。

州侯在楚国当丞相,尊贵无比,朝庭上的事他一人决断。楚王开始有点疑心他了,于是问左右的侍从。左右的人全都异口同声的说“没有”。

一个燕人本来没中邪,却用狗屎洗澡。事情是这样的。有个燕人,他妻子劈腿了老王,燕人早上从外面回来,刚好看到老王离开。燕人问妻子“那个人是谁?”妻子说“没人啊。”问家里的下人,下人们都说“家里没来过人啊。”如出一口。他妻子说“你这是中邪了。”于是燕人用狗屎来洗澡驱邪。

另一说法是:燕人李好出门远游,他妻子劈腿了老王,谁知李季突然回家,老王还在房里,妻子吓个半死。妻子的女仆说“快让老王披散头发,裸奔出去,然后直接往门外跑,我让下人们都说看不见。”于是老王从计,披散着头发,裸奔着往门外跑。李季问“这货谁啊?”全家都说“啥?没看见啊。”李季说“难道我撞鬼啦?”妻子说“决对啊。”“那该咋办。”妻子说“快去找五姓人家的屎来洗澡。”李季说“好。”于是用屎洗澡。也有说其实是用兰草来洗澡的。(想想现在的老王,躲衣柜,好LOW。看看三千年前的人,简直就是高科技啊。)

11、避免谗言

齐国的有个叫夷射的中大夫,参加宫廷宴会,出来时已经喝的很醉,于是依靠在门廊的柱子处。这时门廊的刖跪(又到历史普及,古时抓到的俘虏,要么被当作奴隶,要么进宫当仆人。进宫的这波就会被砍去双(小)腿,在宫殿外围负责一些粗活这些人被称为“刖跪”。也可能是倒过来的,抓到的人被砍双腿,然后被安排进宫打杂,一些被砍脚的犯人也会被安排进宫打杂。比如卞和,不然他就是抱着和氏壁在宫外哭死了,楚王也不可能听见。后世才改为宫刑)请求道“阁下就不想赏我点喝剩的酒?”夷射说“呸,滚。刑余之人也好意思找领导讨酒喝。”刖跪小跑着退了下去。等夷射离开后,刖跪倒了盆水在门廊的柱子下,样子就像小便。次日,齐王出来责问道“哪个尿的?”刖跪道“小的没看见。但是,昨天中大夫夷射在这站了半天。”齐王因此诛杀了夷射。(再次印证了前面杨柳了比喻。)

魏王手下有两个大臣与济阳君交恶。济阳君于是伪造王命来令魏军队攻打自己的封地。魏王派人来问他“谁恨你?”答“没人恨我。但是,我与两个大臣有来和不来,但也不足以至此。”魏王问左右的人,左右的人说“他们确实不和。”魏王因此诛杀了二人。

季辛与爰骞相怨。司马喜新也与季辛交恶,于是私下派人把爰骞杀了,中山国君以为是季辛杀的,因此杀了他。

楚王有个爱妾叫郑袖。楚王新得一美女,郑袖教美女道“大王最喜欢看你掩嘴了,为了亲近大王,你见到他时,一定要做掩嘴的动作。”美女后来再见楚王时,每当靠近楚王就掩嘴。楚王问郑袖原因。郑袖说“听说是他嫌弃你有臭味。”一天楚王,郑袖,美女三人在一起时,郑袖先对护卫说“等下,大王要是有命令,必须马上执行。”美女靠近楚王,多次掩嘴。楚王大怒,说“脱下去,割掉鼻子。”护卫马上上前执行,割了美女鼻子。

另一说法是,魏王送了一美女给楚王,楚王十分喜欢她。夫人郑袖知道楚王喜欢她,于是也表现于喜欢她,甚至比楚王还喜欢她。衣服玩好,全选美女喜欢的送她。楚王说“夫人知道我喜欢那个新人,于是比我更加的喜欢她。这是孝子侍奉父亲,忠臣侍奉君主的表现啊。”夫人知道王不会再怀疑她会妒忌时,于是对新人说“大王爱死你了,但不喜欢你的鼻子,你见王时,记得常掩鼻,这样大王就会长幸(经常啪啪)你了。”于是新人听从了建议,每次见王,就常做掩鼻的动作。楚王问夫人“新人见我常常掩鼻,啥意思?”夫人说“不知道麻。”楚王一再追问,夫人才道“常听她说是讨厌你的身上的臭味。”楚王大怒,说“来人,把新人拖下去,割鼻子。”夫人已经早一步就告诫过护卫“大王要是说了啥,必须马上从命。”护卫因此把美人的鼻子割了。

12、谗言的危害

费无极是楚国丞相的最亲近的手下。郄宛新来丞相家上班,丞相十分的喜爱他。无极因此对丞相说“老大你那么喜爱郄宛,咋不去他家去喝顿酒呢?”丞相说“好啊。”因此派无极先去打个招呼。无极教郄宛说“丞相是个高傲又喜欢兵的人,你一定要十分谨慎的接待他,先在家里家外排些兵士来迎接丞相。”郄宛听从了。丞相来后大惊,问“这TM啥情况?”无极说“老大危险,快闪,不知道那货想干麻。”丞相大怒,回去后马上举兵诛杀了郄宏。

犀首与张寿有仇,后来又来了个新人陈需,与犀首也有过节,于是找杀手把张寿做了。魏王以为是犀首做的,于是把他杀了。

中山国有个混的很差的公子,骑的马瘦,牛也瘦。国君的近侍与他有过节,于是为他向国君请求道“公子的马太瘦了,大王咋不赐他点马食呢?”国君不答应。近侍私下命人趁夜去把马厩烧了。国君以为是公子做的,于是把他杀了。

魏国有个老儒生与济阳君有过节。一个人与老儒生有私怨,因此把老儒生杀了,然后向济阳君报功道“我听说他与君上有过节,我特别为你把他杀了。”济阳君不察而赏赐了那个人。

另一说法是:济阳君有个庶出的年轻儿子,不被济阳君看重,又想得到他的喜爱。齐国派一个老儒生去马梨山挖药,济阳君的庶子想以此立功,于是去面见济阳君,说“齐国派老儒到马梨山挖药,名为挖药,实际是来刺探我国的情报。你不杀了他,他就会用你的情报去齐国领功了。我请求让我去为你把他杀了。”济阳君说“可以。”于是第二天庶子在城北找到老儒生把他杀了,济阳君于是开始亲近他。

13、明辨小人

陈需是魏王的臣子,与楚王交好,于是让楚国来攻魏。楚国攻魏后,陈需去向魏王请命去解决此事,于是陈需借用楚势来当上了魏国丞相。

韩昭侯时,黍米的价格高。昭侯令人去核查粮仓,果然发现官吏已经私自卖出了很多官粮。

昭奚恤在楚国当官,有人把草料仓库烧了,但不知道是谁做的。昭奚让人去把贩卖草料的人抓来审问,果然是他烧的。

昭僖侯时,厨师长上的汤里有一块生肝,昭僖侯马上命人把副厨师长召来,问他“为啥在汤里放生肝?”副厨师长马上就跪下认罪道“我想除掉厨师长自己上位。”

另一说法是:僖侯洗澡时,水里有小石子。僖侯问“侍我洗澡的尚浴(官名)被免职,有人会顶替他吗?”左右的人说“有。”僖侯说“叫过来。”然后问那人“为啥在洗里放小石子?”那人说“我想顶替尚浴,所以在水里放小石子。”

晋文公时,厨师长上的一道烤肉上有头发缠绕。文公把厨师叫来骂道“你想哽死我啊,居然在肉上缠头发。”厨师长马上叩头道“臣有三条死罪:我没事就磨刀,刀锋利的像干将剑一样,肉被切成一片片的,居然没把头发切断,这是第一条死罪。用铁纤串肉时,居然没看到头发,这是第二条死罪。上烤炉时,炭火都热到赤红,肉都烤熟了,居然没把头发烧了,这是第三条死罪。堂下难道没私下妒恨我的吗?”文公说“有道理。”于是把副厨师长找来查问,果然是他做的,于是杀了他。

另一说法是:晋平公宴客,侍卫送来的一份烤肉上面有头发缠绕。平公大怒,要马上就杀掉厨师,不听任何人劝。厨师大叫道“天啊,我有三条死罪,居然到死都不知道。”平公说“你啥意思?”厨师说“我刀的锋利,骨头都切断了,居然头发没切断,这是我的第一条死罪。用桑炭烤肉,肉从红烤到白,居然烤不焦头发,这是我的第二条死罪。肉烤熟时了,我仔细的观察它烤熟没,居然没看到有头发在上面,这是我的第三条死罪。堂下众侍卫中保不齐就有憎恨我的,现在就杀我不太早了么?”

穰侯魏冉在秦国当丞相时,齐国很强大。穰侯想让秦王称帝,齐国不答应。于是同时请齐王称东帝,却不能成功。
(齐国就是因此这事倒的霉,从而退出统一争霸战。)

14、妒忌产生仇杀产

晋献公很宠爱骊姬,打算立她为妻。骊姬打算用她生的儿子奚齐来替代太子申生,但又担心献公不答应,便派人把申生杀了,这样奚齐才得以立为太子。(八卦个小历史,申生当时号称天下第一公子,典型高富帅。骊姬本来是齐国嫁给申生当太子妃的,结果被献公占了。申生是个孝子,没说啥,但骊姬十分不满,多次撺掇申生杀父自立,申生没答应,骊姬从而生恨,加上有了儿子奚齐,后来就派人杀了申生,结果奚齐和申生兄弟情深,得知真相后,自杀了。)

郑君已经立了太子,但又喜欢上了一个美女,想立她的儿子为太子。王后知道后十分害怕,于是用毒药悄悄地毒死了郑君。

州吁在卫国很有势力,想篡位自立,全国的百姓官员都很畏惧他的权势。州吁后来果然杀了卫君夺了他的政权。

公子朝是周王国的太子。他弟弟公子根很受周王的宠爱。周王死后,公子根马上以东周之地叛乱,周王国分为了东周,西周两个国家。(这里的东周,不是西周,东周那个朝代概念。是指东周王朝,周王也有个国,叫周国,最后周国因为公子根的叛乱,分裂成了东部周国和西部周国,是个地理概念。)

楚成王以商臣为太子,后来又想改立公子职。商臣于是作乱,杀了成王。

另一说法是:楚成王立商臣为太子,后来又想改立公子职业。商臣听说了,但不能确定,于是去问他的师傅潘崇“你知道现在情况咋样了么?”潘崇说“马上宴请楚王的妹妹江芈,但不要礼敬她。”太子听从了。江芈怒道“难怪楚王要废了你改立公子职了。”
商臣说“现在我相信老爸要废我了。”
潘崇问“你甘心当臣辅佐你弟吗?”“不能。”
潘崇又问“你甘心逃到国外去避难吗?”“不能。”
潘崇又问“你能举大事造反吗?”“就这个能。”
于是尽起宿营的兵士攻打成王。成王见大势已去,请求最后再吃一顿熊掌再死(一个熊掌要煮3-5天),商臣不答应,成王无奈只好自杀。

韩廆就韩哀侯的丞相,但严遂被国君重用,两人势同水火。严遂于是命人在朝上刺杀韩廆,韩廆跑到哀侯身后抱着他寻求保护,结果韩廆和哀侯被一起刺死。

田恒在齐当丞相,阚止受到齐简公的重用,两人都恨不得杀死对方。田恒就用私人名义收买民心的办法来夺取国家政权,于是杀掉简公,夺取了齐国的政权。

戴欢是宋国的丞相,皇喜受到国君的重用,两人都恨不得杀死对方。皇喜于是将宋君杀死夺了他的政权。

狐突说“国君喜欢美女,那太子就危险了。国君喜欢大臣,那丞相就危险了。”

郑君问郑昭“太子咋样啊?”郑昭说“太子还没出生呢。”郑君问“太子已立了多年,咋说还没出生呢?”答“太子虽然立了,但你还十分好色,你喜欢的美女要是有儿子,你也一定会喜欢,喜欢就会立他为太子,所以我才说太子还没出生。”

说到楚成王,补充下历史背景,楚成王和晋献公都是一时人杰。在他们的带领下,楚,晋两国在硬件都有了称霸的实力,相当于苏联,美国之于世界。这时,横空出了个管仲,帮助齐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打压楚国,拉笼晋国,率先称霸。可惜在齐恒公晚年,诸公子抢位,恒公被饿死,齐国再也没能霸。而晋,楚相继称霸,尤其是晋国,一直称霸到春秋晚期。

15、谋臣的劝说

周文王资助费仲(奸臣),让他能在商纣王的身边。让他给商纣王出主意来搅乱商纣王的心思。

楚王派人出使秦国,秦王十分礼遇使者。秦王说“敌国有贤者,是我国的忧患啊。现在楚王的使者十分的贤明,我十分的担忧此事。”群臣劝谏道“以大王你的圣贤与我国的雄厚的资财,而去羡慕楚国的使者,不如去结交他,暗中笼络他。这样的话,楚王就会以为他已经被我们收买,这样就必定会诛杀他。”

孔子在鲁国从政,使得鲁国路不拾遗,齐景公十分的忧患。梨且对景公说“要出去孔子就如同吹毛一样的容易。老大你何不用高官厚禄去挖孔子,再送鲁哀公一批美女去助长他的虚荣与骄傲。哀公得了美女一定会懈怠政事。一懈怠,孔子必定会劝谏。劝谏的话,就一定会被哀公讨厌而疏远。”景公说“有道理。”于是令梨且用了十六个美女给哀公,哀公果然十分的喜欢,而懈怠了政事。孔子来劝谏,却不被哀公采纳,孔子愤而去了楚国。

楚王对干象说“我想用楚的势力去扶持甘茂去当秦的丞相,咋样啊?”干象说“不可以。”楚王问“为什么呢?”答“甘茂小时候曾在史举先生手下做事。史举是上蔡(地区)的一个看门人而已,往大了说不能侍奉君王,往小了说不能侍奉大夫,而以苛刻闻名天下。甘茂侍奉他时,对他十分的恭顺。以秦惠王的贤明,张仪的辩才,有甘茂的侍奉,他能得到十个官位而不得罪人,这是甘茂的贤能啊。”楚王问“给敌国找一个贤明的人当丞相有何不可呢?”干象说“以前大王你派邵滑去越国,五年就能亡越国。之所以这样,是越国越乱,楚国就越安定。你以前知道用这招对付越国,现在却忘了用这招对付秦国,这忘得太快了吧。”楚王说“那你说该咋办?”干象说“不如扶持共立。”楚王问“为啥要扶持共立?”答“共立从小就被宠坏了,长大了就当上了高官,穿名牌,用名牌,开跑车。让这货主持秦国朝政,必定会扰乱秦国的。”

吴国攻楚国,伍子胥派人到楚国去散布消息说“楚国用子期将军来迎战,我们就打。用丞相子常来迎战,我们就撤。”楚国听了,于是用子常替换了子期,吴人马上进攻,取得了胜利。

晋献公想攻打虞国,虢国,于是送给他们千里马,美玉,美女十六名,来迷惑他们,扰乱他们的内政。(这讲的就是成语,假道伐虞。晋国和虞国间夹着虢国,每次晋国攻打虢国时,虞国就来救,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后来听谋臣献计,将自己心爱的马和美玉送给了虢国,说借个路去打虞国。虢国国君收了礼物,果然放行。晋国灭了虞国后,回军的路上就灭了虢国,并把马和美玉给献公带了回来。)

叔向献谗言来害周王国的大夫苌弘,伪造了苌弘的信,信中说“苌弘对叔向说‘你替我对晋君说,和他约定的事,时机已经成熟了,为啥还不赶快派兵来?’”接着假装把他的信遗失在周王的朝廷中,然后急忙的离开了周国。周王以为苌弘出卖了周国,于是杀了苌弘。

郑桓公想袭击郐国,先调查了郐国所有的豪杰,良臣,聪明果敢的人。然后把他们的名字全部写在信上,并注明会用郐国的良田封赐他们,会给他们什么官位。接着在郐国的城门外设立祭坛,埋好名单,并用鸡血,猪血来祭祀,弄得像搞过盟誓一样。郐君以为会发生内乱,于是将自己的良臣全部杀死。此时郑桓公再出兵郐国,一举灭了郐国。

16、传令者

秦国有个被楚王所喜爱的侏儒,他私下与楚王的左右勾结又在国内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楚国要是有什么计划,他总是先知道,然后告诉惠文王。

邺县的县令襄疵,私下与赵王的左右相勾结。赵王谋划袭击邺县,襄疵总是先知道消息然后告诉魏王。魏王于是有了准备,赵国只好退兵。

卫嗣君派了一个人到县令身边。县令拿出的褥子,席子都十分的破旧,卫君知道后,派人送了他一张席子,并说“你今天拿出来的褥子,席子都太破旧了,这张新席子送给你。”县令大惊,以为国君是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