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论罪犯

依照犯罪的轻重来处罚,百姓就不会因此怨怪上级,所以会出现在被子皋砍掉双腿的人帮助子皋逃跑的事。依照功劳的大小来赏赐,臣子也不感激上级,所以翟璜理所当然的拿着契约坐轩车。

魏襄王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给了昭卯五乘的食邑,依然觉得是给他穿草鞋。

君主按能任命,臣下就不会诬陷有才能的人,这样臣下就都能成为少室周那样的忠诚的人。

2、奖赏诚信

君主只能相信权势而不能相信臣下的诚信,所以东郭牙建议齐恒公不能把国政全部交给管仲。君主只能依靠权术而不能依靠臣子的诚信(忠心),所以浑轩反对晋文公信赖箕郑。

因此治国有术的君主,用诚信的奖赏来让臣下,让他尽全力工作;用坚决的处罚来禁止臣下犯罪。这样就算臣下有不良的行为,君主也能从中获利。

因此赵简子敢用野心十足的人阳虎为宰相。鲁哀公问孔子“一足”的事(就是我最开始说的“夔一足也”那个故事)。

(这篇说的就是君主不能相信臣下的“诚信”而要看他们的实际行动。但是自己必须要诚信,做出的承诺就一定要兑现。)

3、君臣之间的法纪

失去了君臣之间的礼节,则周文王自己穿上鞋子还要自夸是尊重先王的臣子。季孙氏不论在朝上还是在家里都不改变自己的举止,虽然终身庄重,却难免因一时的疏忽遭人杀害。

4、明察群臣

应该要禁止的,却能得到好处,应该奖赏的,却被禁止,这就算是神仙也管理不了。

赞赏那些犯罪的,诋毁那些做好事的,就算是尧也治理不了。

造了门却不让人进,有好处却不让人去获得,这是动乱产生的原因啊。

齐侯不听左右人的小道消息,魏王不听别人的赞扬,所以能明察群臣,这样臣下就不会花钱买卖官位。通过西门豹请求再次治理邺邑这件事就能明白这个道理。

这就像盗贼的孩子夸耀父亲的皮衣;被砍双脚的人儿子把父亲只在冬天穿裤子当作是光荣的事一样。如同子绰所讲的左手右手不能同时画方和圆,无法用肉来赶走蚂蚁,用鱼来驱赶苍蝇。

如果不能明察群臣,不依法治国,怎能没有齐恒公担心求官的人太多,韩宣子担心马瘦那样的事呢?

5、表彰的学问

如果臣下们都以节约,谦卑为行为准则的话,那么高官厚禄就不足以奖赏他们。如果对臣下的宠爱没有节制,那么臣下就会起来侵犯主上的权力与利益。这个道理体现在苗贲皇指责献伯的节俭,孔子议论晏婴的事例中。因此孔子评论管仲太奢侈和孙叔敖(孙叔敖相当于是楚庄王的管仲)太过简朴。

阳虎讲他推荐的臣子,在他在位时和出逃时脸色变化得非常快。而赵简子回答阳虎的话却背离了君主的统治原则。

臣下结党相互呼应,那他们就会满足自己的私欲,因而孤立主公。群臣要是一心为公,不互相呼应,那人主就能明察是非。

阳虎想成为赵武那样的贤明,解狐那样的公正,而赵简子这是在自找麻烦,不是教化国人的办法。

6、讲话的学问

如果公室势力衰弱了,就不要直言不讳了;如果干私活的多了,那为公家立功的人就变少了。
这个道理体现在范文子喜欢说直话,被他爸范武子用手杖打;子产尽忠直谏,他爸子国因此怒责他;梁车因为对姐姐公事公办,被赵成侯认为是“不慈”,而被收回官印。管仲为了公事而被国人诽谤怨恨。

7、孔子轶事

孔子在卫国当丞相,他的弟子 子皋 当狱吏,按法律把一人的脚砍了,并让他去守门。
后来有人在国君面前造谣说“仲尼(孔子的字)要造反。”卫君欲把孔子抓起来 。孔子和他的弟子全都跑了。子皋刚出门,就遇

上了被他砍脚的那人,那人马上把子皋领到自己的门房躲避,这才躲开了官吏追捕。
半夜,子皋问那人“我因不能违抗国君的法令而亲自砍了你的双脚,现在是正是你报仇的时候,而你却帮助我逃跑,你为什么要帮助我呢?”
那人说“我被砍脚,是我罪有应得,没办法的事。然而在审我的案子时,你在法律许的范围内,尽量给我轻判,前后都为我说话,想让我免罪,这些我都知道。我的判决下来后,你很不满意,这些都表现在你的脸上,这个我也看在眼里。这不是你偏袒我,而是你天性仁心的原因。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因而帮你。”

孔子说“会当官吏的树德,不会当官吏的树怨。概木,是在量粮食时,用来把斗刮平的。官吏,是为国家律法执行公平的。治国者,不能失了公平。”

田子方从齐国来到魏国,远远看到 翟黄 乘着豪车,后面跟着一群骑从。田子方以为是魏文侯,于是把车赶到一边回避,等对方走近了才知道是翟黄。
田子方于是问翟黄"你咋乘这么高级的车出行啊?"
翟黄答“魏侯想攻打中山国,我因为推荐了 翟角 而使谋划成功;后来攻打中山国,我又推荐了乐羊而成功夺取中山国;得到中山国后,魏侯又担忧中山国的治理问题,我又推荐了李克,而使中山国得以治理。因此魏侯赐我这辆豪车。”
田子方听后道“魏侯对你的赏赐对比你的功劳还是薄了”。

秦,韩攻魏,因 昭卯 去西边游说而使秦韩罢兵;齐楚攻魏,因 昭卯 去东边游说而使齐楚罢兵。魏襄王用五乘之地的税赋来养他,并以将军之礼待之。
昭卯却说“伯夷死后,后人用将军之礼安葬他。世人却说‘以伯夷的贤明、德行,却只以将军之礼葬之,这是连手脚都没埋好啊!“’我现在连罢四国之兵,却只给我五乘之地,以此称赞我的功劳,就好比是土豪穿草鞋一样的不协调。”

少室周,古代的忠贞廉洁之士,是赵襄主的力士。与中牟的徐子角力,输了,于是进谏赵襄主让徐子取代自己。襄主说“你的工作,人人都想要,为何让徐子取代你啊?”答“我因力量取得这份工作。现在徐子力量大过我,我不让徐子替代我,我怕别人推荐徐子而成为我的过失。”

另一说法是:少室周是赵襄主的保镖。他来到晋阳,遇上力士牛子耕,与他角力而不胜。于是少室周向赵襄主进言“我因为力气而当上你的保镖,而现在有力气有比我还大的人,我愿意让他取代我。”

8、齐桓公与仲父

齐桓公打算启用管仲,于是给群臣们说“我打算立管仲为仲父(即干爹,二爸。古时按‘伯仲叔季’排大小)。同意的进门后站左边,不同意的进门后站右边。”东郭牙进门后站中间。
桓公问“我说了同意的站左边,不同意的站右边。你站中间是几个意思?”
东郭牙说“以管仲的智商能谋天下吗?”

“能啊。”
“以管仲的决断,敢做大事吗?”
“敢啊。”
东敦牙说“他智能谋天下,断敢行大事,现在你还把治国的权利交给他。以管仲之能,又得了撑控齐国的权力,你不觉得这不很危险吗?”
“太有道理了。”

于是令 隰(XI,习)朋 治内,管仲治外,互相制衡。

(隰朋--礼仪,宁戚--生产治民,王子城父--统率,宾胥无--刑律,东郭牙--直谏。这五人并称桓管五杰,都是桓公称霸重要助力。)

晋文公逃亡在外,箕郑负责管理干粮,中途迷路了,与晋文公走失了,实在饿的不行了就在路边哭,饿得坐不住,倒在地上都不敢吃。等后来文公回来晋国当了国君,举兵攻打 原 国,占领了 原 国。文公说“当年箕郑就算挨饿也要为我保全干粮,他一定不背叛我。”于是让箕郑当了原国令。
大夫浑轩听说后不以为然说“因为以前不敢独食,就认为不会在原国作乱,这不是扯蛋吗?”

所以明主行事,不会依靠别人“不会”背叛我,而是依靠别人“不能”背叛我;不依靠“不会”欺骗我,而是依靠“不能”欺骗我。
(这就是人治和法制。不依靠我喜欢周杰伦而不打他,应该依靠我怕坐牢而不敢打周杰伦。)

阳虎(著名的二五仔)有过言论“主贤明,我就用心做事;昏君,我就掩藏起奸诈找机会为自己谋利。”所以阳虎被鲁国驱逐,到了齐国又被齐国猜疑,最后逃到了赵国,赵简子出城相迎。左右的人都说“阳虎好窃取国家权力,何故出城相迎?”赵简子说“阳虎擅长窃取国政,我擅长守住国政,怕啥。”于是用权术来驾驭阳虎。阳虎不敢为非作歹,好好的为赵简子做事,兴盛赵国,让赵国几乎称霸。

鲁哀公问孔子“我听说古代有个叫夔的,只有一足,是真的么?”孔子说“不是,夔不是只有一条腿。夔这个好勇斗狠,人多不喜欢他。他之所以没被别人伤害,是因为他的“诚信”。人们都说‘就有一条,足矣。’”

另一个说法是:哀公问孔子说“我听说夔只有一条腿,是真的么?”孔子说“夔是人,咋可能只有一条腿。他没别的长处,唯独擅长音乐。尧说:夔有这一个优点,足矣。于是令他当了 音乐官。所以君子常说‘夔有一,足。’不是只有一条腿。”

9、根据实际情况办事

张三,齐国的无业读书人;李四,魏国的无业读书人。齐魏的国君不贤明,不能亲自洞察境内的事而听左右人的话,所以二人花费金玉去求官入仕。

西门豹是邺县县令,他清正廉洁,从不为自己谋私利,但一直很怠慢(“简”,不是很好翻译,应该就是简单对待,平常对待)国君左右的侍从。左右的侍从因此互相勾结来诽谤他。
过了一年,西门豹回来汇报工作,国君就收回了他的官印。西门豹请愿道“我以前不知道咋治理邺县,现在懂了,请把官印还我,让我重新去治理邺县。治不好,你宰了我。”

魏文侯于心不忍,于是把官印还给了他。西门豹回到邺县后,大力收刮百姓,给左右的侍从送礼。又过了一年,回去汇报工作,魏文侯出城相迎。

西门豹说“往年我为老大你治理邺县,你把我的官印没收了;今年我为你左右的侍从治理邺县,你反而出城相迎。我不懂治理了。”于是交还官印而去。文侯不收,说“我以前不了解你,现在知道了。愿你能勉为其难为我继续治理。”坚持不准西门豹辞官。

齐国有一个偷狗贼的儿子和一个刖危(因犯罪而被砍双脚的人)的儿子互相吹牛。贼的儿子说“只有我爸的皮袍上才有尾巴。”刖危的儿子说“我爸只到冬天才穿裤子。”

子绰说“人不能同时左手画方,右手画圆。(周伯通。。。)用肉去驱赶蚂蚁,蚂蚁会越来越多;用鱼去驱赶苍蝇,苍蝇会越来越多。”

齐桓公对管仲说“官位太少,但求官的人太多,我甚感忧虑。”管仲说“你不要听左右人的托请,凭能力给工资,凭功劳给官位,这样就没人敢请托求官了。那你还有好忧虑的。”

韩宣子说“我的马,豆子、粮食没少喂,咋还那么瘦呢?我很忧虑。”周市说“天天豆子粮食的喂,不可能不肥。你说给得的多,实际给得少,想不瘦都难。你不去审查实际情况,而在那坐着忧虑,马是不会肥的。”

桓公问管仲如何任命官吏,管仲说“辨察言辞,廉洁的对待财货,熟习人情事故,我不如弦商,请让他负责刑法。
办事稳重,接待外宾不失礼仪,我不如隰朋,请让他负责外交部。
开垦荒地,生产粮食,我不如宁武,请让他负责农业部。
排军部阵,让士兵视死如归,我不如公子成父,请让他负责军事部。
不看你的脸色进谏,我不如东郭牙,请让他负责进谏。
治齐,有此五人足矣;你想称霸天下,有你干爹我。”

10、栽培人的学问

孟献伯在鲁国当丞相,办公室门口长野草,门外长荆棘,一顿饭只吃两道菜,坐席子都只铺一层,家里媳妇不穿名牌,自己不买车,出门坐公交。叔向听说了,跟苗贲皇八卦这事。苗贲皇听后,抨击道“他这是用主上给的爵禄去讨好下属了。”

另一说法是:孟献伯当上了上卿,叔向去道贺,看见他家门口栓着好马却不喂精料。叔向就问“你咋不买两匹马,两辆车呢?”孟献伯说“我看国人都还吃不饱饭,所以我不用粮食喂马;国里的老人都只能走路,所以我只用一辆车。”叔向说“我本来是来恭贺你当上上卿的,现在我要来向你的节俭道贺。”
叔向走后,对苗贲皇说“你也去恭贺下孟献伯的节俭吧。”苗贲皇说“有啥好贺的?爵禄奖章这些是用来区分功过,能力的。所以晋国的法律规定,上大夫八马两车,中大夫四马两车,下大夫四马一车,这是用来表明等级上下的。再说当上卿的人,一定会有军职在身,一定要修整马车,整备好步兵战车,以防打仗。如果开战了就用来打仗,没事就用来上朝。他现在乱我晋国的法,不做好万全的装备,以成其节俭之名,美化自己的名声,他的节俭也可以推广?也可以去道贺?”

管仲在齐国当丞相,说“我地位是高,但我太穷。”桓公说“税收的三成都给你了。”
管仲又说“我有钱了,但还是不够尊贵。”桓公又使管仲的地位高于高,国两家(高,国两家也是姜子牙的后代,是齐国的大贵族,对国君的继承也很有发言权。当年小白和纠两人争着回国,就是争着先回来见高,国两家的人,让他们支持自己的继位)。
管仲又说“我现在虽然尊贵了,但和你还是太疏远了。”于是桓公立他为“仲父”。
孔子听说后抨击道“赏赐的太过份了,已经威胁到国君了。”

另一说法是:管仲外出时,坐是红色顶盖的帝王级车,穿着帝王级的青衣(知道春秋国君该穿啥颜色的衣服了吧),回家时一路敲鼓开开路,院子里放在大鼎作装饰,家里拿着国家三成税收当工资。孔子说“他是一个好官,但他的奢侈已经威胁到了国君。”
(后面的文章会说到为什么,管仲说“贫不足以治富,贱不足以治贵,疏不足以治亲”才要的这些。你想想:一要饭的给你的建议和马云给你的建议,你更愿意相信听谁的。马云要是现在要饭了,他的建议你还会不会听。他为什么这么奢侈,原因有二,1他本来就好奢,2桓公更奢,别人都说你去劝下桓公节俭,管仲啥都不说,回去看看有啥是桓公玩了,自己没玩的,降一级玩一遍。他说只要不影响称霸,其他的随便国君,一概不管。)

孙叔敖(楚庄王的管仲)在楚国当丞相,用的是竹车母马,吃的是粗茶淡饭,冬天就穿件小皮袄,夏天就穿件背心,整天脸黄肌瘦的。有人就说“他是个好官,但他的节俭对下面的造成了威胁。”

阳虎逃离齐国来到赵国,赵简子问他“我听说你擅长栽培人才。”
阳虎说“我在鲁国时,栽培了三人,都当上了令尹;我在鲁国犯事时,这三人都来搜捕我。我在齐国时,推荐了三人,一个在王身边当差,一个当了县令,一个当了戍边的官吏。我犯事后,在王身边的不见我,当县令的假意欢迎要抓我,戍边的一直追我去国境线,看实在追不上才停。我不会培植人才。”
赵简子听后笑爬了,说“种桔子的,长成了,吃起来甜,闻起来香;种荆棘的,长成了,就扎人。所以群人要慎重培植人。”

11、公私分明

中牟县没有县令,晋平公问赵武道“中牟,是我国的臂膀,首都的屏障,我想找个好的县令,谁比较合适啊?”
赵武说“邢伯子可以。”
平公说“他不是你的仇人吗?”
赵武说“私仇不能带入公事。”
平公又问“中府县的县令,你说谁合适?”
答“我儿合适。”
所以老话说“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赵武一共举荐了四十六人给国君,到赵武死时,这些人也只以一般同事的礼仪来吊唁,可以赵武与这些人私下没有任何的瓜葛。

晋平公问叔向道“群臣中谁最贤啊?”
答“赵武。”
平公说“你这是在偏袒你的老上级。”
叔向答道“赵武这人,站着撑不起衣服,说话也不行,但他举荐的的士人也有数十个了,每个都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国家对他们都十分的依赖。赵武活着的时候,从不为私家谋利,死后也不让国君特殊照顾自己儿子,所以我说他是最贤的臣子。”

解狐向赵简子举荐他的仇人当丞相。他的仇人以为解狐已经冰释前嫌了,于是上门拜谢他的举荐。刚到解狐家门口,解狐就射箭把仇人吓走,边射边说“我举荐你,是公事,是因为你的才能足以胜任。恨你,是我的私怨,我不能因为我的私怨来阻碍你被国君任用。”所以私怨不入公门。

另一说法是:解狐举荐刑伯柳为上党郡的郡守,邢伯柳前去拜谢,说“你原谅了我以往的过失,我咋能不来拜谢你呢?”
解狐说“举荐你,那是公事;恨你,那是私事。小子滚吧,我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恨你。”

郑县有个人卖猪,别人问他猪咋卖。卖猪的却说“我回家的路远,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哪有心思跟你说话。”(这里卖猪是公事,回家是私事,卖猪的想着回家,就不顾卖猪了。不是显得特别蠢么。)

12、范文子其人

范文子喜欢直言,他爸气的用拐杖打他,并说“直言的人一定会被别人排挤,被人排挤就会危害到自身。不是只危害到你自身,连你爸我都会被你连累。”

子产是子国的儿子。子产忠于郑国国君,子国大骂道“你和群臣不同一条心,只忠于国君。国君贤明,还能听你的;要是不贤明,就不会听你的。听与不听,尚未可知,而你已远离群臣。远离群臣,则必定危害到你。不只是危害到你一个人,连你爸我都会受到牵连。”

梁车刚当上邺县县令,他姐去看他,傍晚才到,城门已经关了,于是翻墙进城。梁车于是按法律把他姐的脚砍了。赵成侯认为梁车不慈,于是罢免了他。

管仲被人绑着从鲁国送往齐国,路上又饥又渴,路过绮乌(地名)封人(官职)时,向他乞要些食物。绮乌的封人跪着给管仲喂食,态度十分恭敬。封人私下问管仲“要是你到了齐国没死还被齐国重用,你咋报答我啊?”管仲说“如果真像你说的,我被齐国重用,我会重用贤人,任用有能力的人,奖赏有功劳的人。我能咋报答你呢?”封人因此怨恨于他。

外储说左下完